「我喜歡妳,只因為妳是妳。」

2/1、7/12、7/17、
以及我所不知道的…妳的生日。

《春はゆく》柒

『一个被压抑久的灵魂,需要多久才能回复原本的它该有的色彩。 』

学医的城之内博美知道自己并不太相信灵魂一词之类的说法,但给予尊重。会在某个时间点忽然回想起过去曾经看过的问题,是自己成长到能够解开那到谜底了吗?在学时期曾随意翻阅小说里头的句子,看似轻易的一句话又饱含多少思绪在里头,除了作者外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明白。


那年无法理解的小说结局,现在能好好理解当初作者安排的寓意了吗?


自顾自地认为所做的选择都是替对方着想,而非和对方一起寻找问题的答案。

作者选择将相爱的两个人永世分离,到头来谁也没能和对方诉说彼此的心意、在自己心里真正的地位。

当初嗤之以鼻的结局,如今看...

《春はゆく》陆

她说什么?她在说什么?

大门未知子现在说的是日文吗?眼前的人是大门未知子本人吗?

成吨的问题在对方语毕的那一刻在城之内脑海中炸裂,她不懂,为什么大门未知子可以轻松地讲出这种话。

女人松开紧抓住对方的手,不可置信地又问了一次。

「大门さん妳說什么?」

「我说,我还喜欢着ひろみ。」而对方也重复了一次。


不可能吧。不会吧。

如果真的还「喜欢」才不会提出分手的要求,或者该说,正因为只有「喜欢」才要提出分手的。

城之内低下头,死命瞪着床单,不断落下的泪水一滴一滴沾湿它,让奶白色的软被有了深浅不一的泪痕。

上一次止不住哭泣是什么时候了?害怕自己的胰脏癌病情恶化而不能陪伴女儿成长、不能...

《义忍/随笔短篇》

(一)


他是水之呼吸使用者,与水相辅相成。

个性也汪洋淡泊,那双毫无情绪起伏的双眸,似乎更加让他接近“水”的特性。

水之呼吸使用者,现今九柱中的水柱,也逃不了溺水的命运。

打从第一眼相见,富冈义勇就沈溺于那双紫藤双眸,在她的温柔乡中溺水。

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


(二)


当一切尘埃落定后,鬼杀队存在的意义也渐渐消退,记忆也随着时间推移留在某些人心中。

被戏称的半半羽织被好好收藏在橱柜中,前任水柱现今正往各地旅行中,以往生存的意义如今却要重新追寻。

“客人,您订做的羽织做好了。”

男人面无表情地付完钱,走出店外,冬天的初雪正缓缓飘落,冰冷的面孔似乎更冷了些,男人披...

《春はゆく》伍

前言:这篇总不算虐了吧!也比较短一些ryyy


------以下正文------


将白米淘洗干净,再将胡萝卜切成小丁块,大门将洗净的白米和胡萝卜丁放入砂锅中,加入二点五倍的水量转中小火让它慢炖。幸好在超市时有多买,当她回到城之内家时,发现麻醉医生家里除了酒以外只剩两颗鸡蛋。大门又切了一颗牛番茄成丁状,小心翼翼地保留番茄汁水一起放入碗中,放到炉子一旁备用。

女人看着蒸气上腾的砂锅,白烟阵阵冒出,思绪有些恍惚起来。


小孩子、孩子气、幼稚。

这一类的形容词好像经常被套用在自己身上。

我行我素、不太会看人脸色、孤傲。

这些也常常听见呢。

当初除了被城之内博美的眼神吸引外,她为...

《春はゆく》肆

前言:这次想说的话放在最后( • ̀ω•́ )


-------以下正文-------


她绝对没有他人所想像那么豁达。

光是和分手的前任一同工作,手术途中时不时也能感受到对方拼命掩藏的眼神,就快让城之内博美喘不过气,更何况今天那人还要留宿于家中。虽说是自己的提议,但城之内博美已经开始感到头疼。

借着「整理客房」明摆的借口逃离,双方都知道城之内的习惯,即使不住人的房间也会整理的干干净净,以防万一,无论是客房或是舞的房间都是。城之内站在客房内,手扶在门把上,深深叹气。

疼到快炸裂的头不断刺激着自己的耐心,何苦止痛药一向放在客厅,而她也还不想、也没自信能...

《义忍/她的伤疤》

之前随手练习的,自己居然没发过就发上来了

灵感是取自「如果说谎会留下疤痕」


-----以下正文-----


对于鬼杀队而言,在身上留下伤疤是常见现象,更是他们历经每一次战斗经过蜕变后最好的证明,身上的疤痕早已见多不怪。

无论是大至横跨半个身躯的致命伤,小至脸颊擦伤,他们早已习惯。

只是每一次战斗过后,无力地躺在蝶屋诊疗床上时,内心的懊悔、仇恨、不甘,才是更加难以复原的伤痕。

蝶屋的孩子从一开始不敢帮忙处理伤口,至今也只是在见到队员皮开肉绽的画面后,稍微错愕一下也能很快恢复镇定而迅速判断该如何诊治。

胡蝶忍多少是有些不舍的,如此年幼的孩子却对生死离别那么贴近,对于生命的逝去虽...

《春はゆく》叁

稍微碎碎念:这几天跑去吃绘希粮了,所以没更新(被揍

μ'sic Forever♪♪♪♪♪♪♪♪♪ 呜呜呜

目前暂定写完这个系列後会回去写绘希( • ̀ω•́ ) 因为有想写的题材XD

虽然说那个想法比城门出现的还早,但我选择先写城门......当初没想到会开启新篇章啊(´;ω;`)


--------以下正文---------


当大门再一次踏入城之内家时,安心而熟悉的味道瞬间包覆着自己────原来自己是这么思念这里吗?

大门暗自露出无奈的苦笑,随着家的主人走到客厅,乖巧地坐在沙发上。而主人径自走向厨房,打...

《春はゆく》贰

前言:我意外更新的很勤奋嘛!

到底会怎么发展呢──???


-------以下正文---------


大门未知子知道自己不是个擅长隐藏心思以及坚强的人,她清楚明白知道自己弱点所在何处,才会一副「谁来都无所谓」的模样。

但真正有这样想法的,绝对不会是自己。外科医生回望不远处,跟在自己身后刚走出手术室的紫色身影,那道身影无论在何处总能吸引着自己的目光。


她们已经整整一个月没有说话。

这也不奇怪,毕竟两人都已经分手了,虽说最低限度、关于手术的谈话还是有,但其余关系到「日常生活」的私人对话则是完全没有。

医院的同僚中没有多少人发现她们之间的变化。也是,毕竟城之内博美还是会到名医介绍...

《春はゆく》壹

前言:

前天(昨天?)在LOFTER上问大家想看什么题材,有人回答:「想看大门软弱的一面,然后城城把她救回来」+「想看外科医生提分手又追妻火葬场」的两种想法结合下的产物 然后那位「只要你不坑掉 大大写啥都行」的那位,抱歉我不敢给你希望啊啊啊啊

一定程度的ooc 因为还没写到我想描写的地方 但怕窗只好先发一部份出来

结局────不好说

我还没想到 总之是个随心想写的产物


搭配Aimer的《春はゆく》 可以获得一定程度的加乘Buff(X


------以下正文-------


再一次,大门未知子体会到自己不曾体会到的冷冽。...

《城之内医生谈恋爱了?》下 (完结)

29. 意外的求婚


「大门さん只会在特定时候叫我的名字呢。」两人相互倚靠、半躺在双人床上,城之内把玩着大门纤细的手指忽然开口。

大部分时候,大门称呼自己是『城之内せんせー』,有时候是『喂』、『那边的麻醉医生』,但更多时候是两人不需要过多语言或是主词,仅仅一个回头或单靠一个眼神,也能知道对方是在和自己说话。

果然恋人的双眼都是盲目的,盲目到世界聚光灯都是打在对方身上。

「城之内せんせー也不叫我的名字不是吗?」大门偏头回想了下,确实也没有听过恋人叫自己名字。

怀中的人抬起头,用她特有温和的褐色双眸温柔地望向对方,「みちこ。」

被呼唤的人情不自禁地将吻落在城之内眼角,对上她...

1 / 17

© AmamiyaKiw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