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妳,只因為妳是妳。」

2/1、7/12、7/17、
以及我所不知道的…妳的生日。

《城之内医生谈恋爱了?》中

先行跳过第23题(讨论关于孩子的问题)、第29题(意外的求婚)、以及最后第30题(滚 床 单)

------------以下正文------------


16. 出浴后的怦然心动


突如其来的大雨并没有打乱两人的节奏,本就预计留宿于城之内家的两人却被淋的满身湿。

「拜托大门さん赶快去弄干身体。」麻醉医生半推半哄地将人推进浴室后,转身回到厨房将买好的食材放进冰箱。

不同于澡堂泡澡,一向速战速决的大门沐浴时间也算快,当大门踏出浴室时,城之内才刚坐上沙发准备小憩一会。


「大门さん!妳怎么只围一条浴巾!」不愧是适合穿短裙的人,单围浴巾也能那么好看。不...

《城之内医生谈恋爱了?》上

番外:《城之内医生谈恋爱了?》

时间上是《城之内医生今天谈恋爱了吗?》后续,但是可以独立一篇也可以当成番外

题材是同居30题!这里是前半部分───


------------以下正文--------------


1. 相拥入眠


在打破城之内博美的心防后,大门未知子终于能够接近她,微妙而过份刚好的距离也跟着被缩小。

她很喜欢将城之内圈在自己怀中,会让大门未知子有种莫名的骄傲感。看着城之内的后脑勺,恋人的长发偶尔会弄得自己鼻子很痒也心甘情愿。


今天又是被大门未知子相拥入眠的夜晚。

城之内博美悄悄翻过身,抱住她的大女孩,不自觉地在她怀中蹭了蹭。

自己也像个孩...

《城之内医生今天谈恋爱吗?》下

大门未知子知道自己不是个傻子,但在她眼中的确是个孩子。

在其他人口中的「手术笨蛋」,不过是将患者的处境排在自己前面,她知道自己不擅于解释——大多时候是解释也无法让他人理解——因此都用结果来让那些反驳她的人信服。

连在面对自己的腹膜后肿瘤第三期时,她也只是想着该如何让内神田的手术成功。


长年对于情感的漠视,才会使得自己即使年过三十,面对情感问题仍像个孩子吧。


也不该说是漠视。大门未知子心想。

只是长久以来一直不需要去触碰的「情感」,终于在这几年有了结果,才会导致现在像个情窦初开的高中生不知所措。

不知从何时起,手术室内那抹紫影也融入自己的日常生活中,甚至才惊觉,那抹紫色已经烙...

《城之内医生今天谈恋爱吗?》上

神原晶坐在麻将桌上的老位子,一边整理暂时不会用到的麻将牌组,时不时望向沙发那边,难得毫无顾忌横躺在沙发上的女人。

「博美,妳还好吗?」神原还是开口问了。

自从医生们集体被帝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开除后,本就自由的派遣医师可以暂时逃离那些权力斗争,神原也想着是时候让城之内博美稍微休息一下。

毕竟她可是一天到晚缺少麻醉医生的医院最需要的人,还有一个会在手术过程中随机更改术式的伙伴⋯⋯再者,这几个月下来,虽然城之内嘴上总说着「没事」,身为前医师的神原看得出来,胰脏癌的后遗症多少还是存在的。

偶尔在大门未知子没关注着她时,城之内会把双手扶在腰后,面露些微痛苦的样子。

「晶さん、你真的要收留那些医...

我的時間停滯不前

自甘墮落 被流年所困

漆黑 擁擠

每一天竭盡全力地過日子

內心也竭盡全力地爬出深淵

仍活著 心已死

19年的最後一天和20的最後一天沒什麼不同,

同樣年末,同樣很冷。


那時的我卻感受不到寒冷。


我厚臉皮地待在妳身邊,吵著做報告的妳。

直到煙花在寂靜夜空綻放的那刻,妳才驚覺12點已到,而我則是暗自竊喜著。

那是我第一次和喜歡的人一同跨年。

沒有到數,沒有歡呼,沒有慶祝。

但卻是我最開心的一次,因為是和妳一起度過的。

我又夢見妳,持續的夢見妳。

可能我也還沒真的放下吧,但我會努力的。

努力朝著自己理想中「配得上妳的自己」前進。

謝謝你,曾讓我厚顏無恥地喜歡妳。

《死后30秒的声音》

啊…如果在最后能和富冈先生说上话就好了。

至少面对这片漆黑时,胡蝶忍是这么想的,在掉入无限之城前可以和富冈先生说上最后一句:「祝富冈先生武运昌隆。」这样自己人生跑马灯最后就是那个不太会说话的木头了。

「小忍,要和我一起去地狱吗?」那家伙一脸恶心的说着少女一点也不想听的话。

地狱?这词汇似乎很久很久以前也出现过在她们的对话中。

「富冈先生相信地狱的存在吗?」又是一个双人任务,这已经忘记是第几次搭档、第几次的问话没有回应。

「富冈先生就是因为这样才会被——」

「相信。」啊咧?意外地回应了?那双湛蓝反射银色月光,坚定着望向前方,仍是充满谜团与讨厌氛围的男人。

但怎么——?

原来自己在...

《蝴蝶》

人见人爱的富冈义勇并没有被讨厌,他只是不擅长与人交际罢了。

没什么动物缘的富冈义勇并没有被讨厌,只是被犬之吠了几声、咬了几口,想分享鲑大根给流浪猫时被抓了一下,他才没有被讨厌。

「富冈先生做人真的很失败呢。」看着同僚被小动物龇牙咧嘴的威吓,这画面还真有点滑稽。

男子随手将手上的鲜血舔掉,站起身准备前往下个地点。

身后的女子并没有要饶过对方意思,她加紧脚步走到他身旁:「正是因为这样富冈先生才会被讨厌。」

「蝴蝶。」

「嗯?」女子仍是微笑,空气却有些凝结。

「之前停在我鼻子上了。」男人又说了不明所以的话。

「富冈先生?」

富冈义勇转过头低头看向胡蝶忍,「我并没有被蝴蝶讨厌。」...

願世間所有溫柔降臨在妳身上。


像午後的夕陽照映出那抹晚霞,像雨後的晴天折射出那抹彩虹。

溫柔而美麗。


像夏天偷跑去買的那根冰棒,像冬天裡那碗溫暖的濃湯。

總是恰到好處。


願妳會找到能和我一樣喜歡妳的。

而妳剛好也喜歡他。


這樣世界上所有的美好都給予了妳。


由我來替妳阻擋惡意。

偶爾的夜晚,我還是會想起妳。

想到我們曾說過那麼多的曾經,想起那家約定好一起去的餐廳。

想到夜深人靜時期待你傳來的提示聲。


想到我想讓自己成為更好的人,而努力著。

你卻一個鬆手就將我丟棄,像個垃圾一樣。


:)

2 / 17

© AmamiyaKiw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