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妳,只因為妳是妳。」

2/1、7/12、7/17、
以及我所不知道的…妳的生日。

《春はゆく》肆

前言:这次想说的话放在最后( • ̀ω•́ )


-------以下正文-------


她绝对没有他人所想像那么豁达。

光是和分手的前任一同工作,手术途中时不时也能感受到对方拼命掩藏的眼神,就快让城之内博美喘不过气,更何况今天那人还要留宿于家中。虽说是自己的提议,但城之内博美已经开始感到头疼。

借着「整理客房」明摆的借口逃离,双方都知道城之内的习惯,即使不住人的房间也会整理的干干净净,以防万一,无论是客房或是舞的房间都是。城之内站在客房内,手扶在门把上,深深叹气。

疼到快炸裂的头不断刺激着自己的耐心,何苦止痛药一向放在客厅,而她也还不想、也没自信能...

《义忍/她的伤疤》

之前随手练习的,自己居然没发过就发上来了

灵感是取自「如果说谎会留下疤痕」


-----以下正文-----


对于鬼杀队而言,在身上留下伤疤是常见现象,更是他们历经每一次战斗经过蜕变后最好的证明,身上的疤痕早已见多不怪。

无论是大至横跨半个身躯的致命伤,小至脸颊擦伤,他们早已习惯。

只是每一次战斗过后,无力地躺在蝶屋诊疗床上时,内心的懊悔、仇恨、不甘,才是更加难以复原的伤痕。

蝶屋的孩子从一开始不敢帮忙处理伤口,至今也只是在见到队员皮开肉绽的画面后,稍微错愕一下也能很快恢复镇定而迅速判断该如何诊治。

胡蝶忍多少是有些不舍的,如此年幼的孩子却对生死离别那么贴近,对于生命的逝去虽...

《春はゆく》叁

稍微碎碎念:这几天跑去吃绘希粮了,所以没更新(被揍

μ'sic Forever♪♪♪♪♪♪♪♪♪ 呜呜呜

目前暂定写完这个系列後会回去写绘希( • ̀ω•́ ) 因为有想写的题材XD

虽然说那个想法比城门出现的还早,但我选择先写城门......当初没想到会开启新篇章啊(´;ω;`)


--------以下正文---------


当大门再一次踏入城之内家时,安心而熟悉的味道瞬间包覆着自己────原来自己是这么思念这里吗?

大门暗自露出无奈的苦笑,随着家的主人走到客厅,乖巧地坐在沙发上。而主人径自走向厨房,打...

《春はゆく》贰

前言:我意外更新的很勤奋嘛!

到底会怎么发展呢──???


-------以下正文---------


大门未知子知道自己不是个擅长隐藏心思以及坚强的人,她清楚明白知道自己弱点所在何处,才会一副「谁来都无所谓」的模样。

但真正有这样想法的,绝对不会是自己。外科医生回望不远处,跟在自己身后刚走出手术室的紫色身影,那道身影无论在何处总能吸引着自己的目光。


她们已经整整一个月没有说话。

这也不奇怪,毕竟两人都已经分手了,虽说最低限度、关于手术的谈话还是有,但其余关系到「日常生活」的私人对话则是完全没有。

医院的同僚中没有多少人发现她们之间的变化。也是,毕竟城之内博美还是会到名医介绍...

《春はゆく》壹

前言:

前天(昨天?)在LOFTER上问大家想看什么题材,有人回答:「想看大门软弱的一面,然后城城把她救回来」+「想看外科医生提分手又追妻火葬场」的两种想法结合下的产物 然后那位「只要你不坑掉 大大写啥都行」的那位,抱歉我不敢给你希望啊啊啊啊

一定程度的ooc 因为还没写到我想描写的地方 但怕窗只好先发一部份出来

结局────不好说

我还没想到 总之是个随心想写的产物


搭配Aimer的《春はゆく》 可以获得一定程度的加乘Buff(X


------以下正文-------


再一次,大门未知子体会到自己不曾体会到的冷冽。...

《城之内医生谈恋爱了?》下 (完结)

29. 意外的求婚


「大门さん只会在特定时候叫我的名字呢。」两人相互倚靠、半躺在双人床上,城之内把玩着大门纤细的手指忽然开口。

大部分时候,大门称呼自己是『城之内せんせー』,有时候是『喂』、『那边的麻醉医生』,但更多时候是两人不需要过多语言或是主词,仅仅一个回头或单靠一个眼神,也能知道对方是在和自己说话。

果然恋人的双眼都是盲目的,盲目到世界聚光灯都是打在对方身上。

「城之内せんせー也不叫我的名字不是吗?」大门偏头回想了下,确实也没有听过恋人叫自己名字。

怀中的人抬起头,用她特有温和的褐色双眸温柔地望向对方,「みちこ。」

被呼唤的人情不自禁地将吻落在城之内眼角,对上她...

《城之内医生谈恋爱了?》中

先行跳过第23题(讨论关于孩子的问题)、第29题(意外的求婚)、以及最后第30题(滚 床 单)

------------以下正文------------


16. 出浴后的怦然心动


突如其来的大雨并没有打乱两人的节奏,本就预计留宿于城之内家的两人却被淋的满身湿。

「拜托大门さん赶快去弄干身体。」麻醉医生半推半哄地将人推进浴室后,转身回到厨房将买好的食材放进冰箱。

不同于澡堂泡澡,一向速战速决的大门沐浴时间也算快,当大门踏出浴室时,城之内才刚坐上沙发准备小憩一会。


「大门さん!妳怎么只围一条浴巾!」不愧是适合穿短裙的人,单围浴巾也能那么好看。不...

《城之内医生谈恋爱了?》上

番外:《城之内医生谈恋爱了?》

时间上是《城之内医生今天谈恋爱了吗?》后续,但是可以独立一篇也可以当成番外

题材是同居30题!这里是前半部分───


------------以下正文--------------


1. 相拥入眠


在打破城之内博美的心防后,大门未知子终于能够接近她,微妙而过份刚好的距离也跟着被缩小。

她很喜欢将城之内圈在自己怀中,会让大门未知子有种莫名的骄傲感。看着城之内的后脑勺,恋人的长发偶尔会弄得自己鼻子很痒也心甘情愿。


今天又是被大门未知子相拥入眠的夜晚。

城之内博美悄悄翻过身,抱住她的大女孩,不自觉地在她怀中蹭了蹭。

自己也像个孩...

《城之内医生今天谈恋爱吗?》下

大门未知子知道自己不是个傻子,但在她眼中的确是个孩子。

在其他人口中的「手术笨蛋」,不过是将患者的处境排在自己前面,她知道自己不擅于解释——大多时候是解释也无法让他人理解——因此都用结果来让那些反驳她的人信服。

连在面对自己的腹膜后肿瘤第三期时,她也只是想着该如何让内神田的手术成功。


长年对于情感的漠视,才会使得自己即使年过三十,面对情感问题仍像个孩子吧。


也不该说是漠视。大门未知子心想。

只是长久以来一直不需要去触碰的「情感」,终于在这几年有了结果,才会导致现在像个情窦初开的高中生不知所措。

不知从何时起,手术室内那抹紫影也融入自己的日常生活中,甚至才惊觉,那抹紫色已经烙...

《城之内医生今天谈恋爱吗?》上

神原晶坐在麻将桌上的老位子,一边整理暂时不会用到的麻将牌组,时不时望向沙发那边,难得毫无顾忌横躺在沙发上的女人。

「博美,妳还好吗?」神原还是开口问了。

自从医生们集体被帝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开除后,本就自由的派遣医师可以暂时逃离那些权力斗争,神原也想着是时候让城之内博美稍微休息一下。

毕竟她可是一天到晚缺少麻醉医生的医院最需要的人,还有一个会在手术过程中随机更改术式的伙伴⋯⋯再者,这几个月下来,虽然城之内嘴上总说着「没事」,身为前医师的神原看得出来,胰脏癌的后遗症多少还是存在的。

偶尔在大门未知子没关注着她时,城之内会把双手扶在腰后,面露些微痛苦的样子。

「晶さん、你真的要收留那些医...

2 / 17

© AmamiyaKiw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