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妳,只因為妳是妳。」

2/1、7/12、7/17、
以及我所不知道的…妳的生日。

《城之内医生谈恋爱了?》上

番外:《城之内医生谈恋爱了?》

时间上是《城之内医生今天谈恋爱了吗?》后续,但是可以独立一篇也可以当成番外

题材是同居30题!这里是前半部分───


------------以下正文--------------


1. 相拥入眠


在打破城之内博美的心防后,大门未知子终于能够接近她,微妙而过份刚好的距离也跟着被缩小。

她很喜欢将城之内圈在自己怀中,会让大门未知子有种莫名的骄傲感。看着城之内的后脑勺,恋人的长发偶尔会弄得自己鼻子很痒也心甘情愿。


今天又是被大门未知子相拥入眠的夜晚。

城之内博美悄悄翻过身,抱住她的大女孩,不自觉地在她怀中蹭了蹭。

自己也像个孩子呢。


2. 一同外出购物


「博美,这些麻烦妳了。」神原将所需购买的清单交给城之内,一边说着:「博美比未知子还要可靠呢,还会帮忙采购。」

城之内确认了下清单上的内容,笑着回答:「晶さん这没什么的,正好我也需要采购呢。」

走出旧澡堂的拉门,大门未知子已经站在门外等着她。


「好久!」还没等城之内走到自己身旁,大门已经迈开步伐。

「是是,抱歉呢。」城之内加快脚步走近外科医生。


购物的过程异常顺利,大门只是静静地听从城之内的指示拿取清单上的物品及食材,没像个孩子吵着要买什么。

「呐,城之内せんせー。」大门第一次停下脚步。

「嗯?什么?」拎着食材的城之内回过头,顺着大门的眼神望去。


章鱼烧摊位。

「借我钱!」

「致しません。」(我不要。)

「吃一份就好!」

「致しません!」(我不要!)


3. 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城之内家今天异常地昏暗,客厅的大灯并未被点亮,只有墙角的直立落地灯亮着微弱温暖的橘黄色,照亮客厅的一小角隅。

以及电视机不停闪烁灯光效果。


「大门さん?」城之内微微转头察看轻靠着自己的女人,耳边响起除了诡谲的配乐声外夹杂的酣睡声。

真是的,明明自己挑选一部电影,说要一起度过周末,结果提议的人却先睡着了。

城之内揉了下眼,继续看着电影。

电影刚开始时两人非常认真地观看,越到后头,城之内就感到肩头上有个重量,大门未知子轻靠着自己昏昏欲睡的模样。

题材确实不怎么吸引两人呢,虽说是恐怖电影,但电影当中的男主是一名邪恶外科医生什么的,手术过程也不怎么吸引人,而且慢的要命。


城之内轻笑一下。

「嗯?我睡着了?」大门揉着眼却没有要起身的意思,反而是更往城之内身上贴近一些。

城之内打了个哈欠,「下次不要选这种电影了吧。」顺势躺在沙发上。

大门慢慢爬起身,向前靠近压在女人身上。

「电影还没结束呦,大门さん。」

「没关系,我本来就不怎么喜欢看电影。」

半夜的恐怖电影,两人都没看到结局。

谁在乎结局呢?


4. 一方的起床气


大门未知子有些许的起床气,这是她自己知道的,有一次在熬夜的情况下去到医院,据加地秀树的说法是:幸好那天没有手术要执行,不然每一个人看到大门都要逃。

但她没想过的是,城之内博美也有起床气。而且比自己还要可怕。


「城之内せんせー,那个⋯⋯对不起打扰了。」

那天的帝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谁都不敢接近麻醉医生,就连大门自己也被拒之千里。


夜晚,神原名医介绍所。

「博美妳还好吗?」神原打出一张二筒。

「我没事呦!」城之内闪着灿烂笑容回应,环顾了下台面,视线却唯独跳过大门未知子。

神原感受到牌桌上的剑拔弩张,「啊啦,班凯西怎么了吗?」每次都用这招也太烂了吧⋯⋯加地秀树不禁在心里吐槽。

「那个⋯⋯城之内せんせー?好的,对不起。」

最后那桌麻将,是谁赢都不知道,其中两个人已经在一半就逃跑走了,徒留笑容异常灿烂的麻醉医生以及一脸无辜的外科医生。


「大门さん,今天我就先回去了。」城之内抓起自己的包就要往外走。

「⋯⋯我错了。」麻醉医生的手被抓住。

城之内转过身,今天第一次正视大门未知子,「大门さん,妳之前答应过我的。」

「以后不会再——」

城之内弯身凑近大门,想听清楚她喃喃的吿解。

「以后不会再一直要妳、让妳熬夜了,对不起!」

女人叹了口气,谁叫自己就是宠溺对方,她摸了摸环住自己腰际的人,「真乖,希望大门さん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哦。」


5. 烹饪


大门未知子是一名外科医生,同时也是一名兽医,无论是人体或动物的部位都了若指掌。

但她绝不适合当一名厨师。


「大门さん请离开厨房!」在第二十一次,大门试图在瓦斯炉前方大显身手时,又再一次被城之内推出厨房。

外科医师在切割肉品时速度之快,确实帮了自己不少忙,也仅限于此。

仅限于此。


6. 大扫除


城之内不是属于会将房间弄得脏乱的类型,大扫除的机会实在不多,但最近有个外科医生赖在家中,让她的家事量有明显的增加。

「大门さん,我说过很多次了————」还没能说完的碎念就被赖在沙发上的人阻止。

「让我再睡一下,等等就听博美的话⋯⋯。」


大扫除?等午睡醒了再说吧。


7. 浏览过往照片


城之内仔细端看相框内那张恋人与孩子们的合照,手指轻佛过恋人那时年轻的面容。

那是她不曾参与的过去,没能看着外科医生从看到血迹会惊慌失措到现在不会失败的过去。

她能做到的就是现在一步步陪在大门未知子身边,能做一台手术就多做一台手术。


Xx


大门无聊翻阅着放在客厅架上的相簿,相簿内的照片全是城之内母女的合照,更多的是舞的独照。

翻到最后一页,大门嘴角抽动,抽出那张照片将它随手夹在相簿内,再将相簿放回架上。

暗自窃喜着不知道要过多久,城之内博美才会发现她和岸田卓也的结婚照被对折了一半。


8. 吐嘈对方的生活习惯


「大门さん总是我行我素的!手术途中总是随意更改术式!最重要的是擅自把我的饺子吃掉!这次又把我的鲷鱼烧吃掉!」

「啊?为什么还要重提饺子的事情?」

神原抱着班凯西低声问着它,「班凯西,这次她们又要吵多久呢?」


9. 相隔两地的电话


城之内被海老名以高价应聘,陪他去北海道的第三十九分院进行手术,虽然海老名一直强调是非常困难的手术,患者是以前他当分院院长时照顾的病患的儿子,特地回去摩周湖帮患者开刀。

大门是不怎么相信手术多困难,如果是很困难的手术应该由自己进行才对啊。

虽然以前也有类似的经验,但这次分开却是两人确认恋人关系后的第一次。

一开始那女人还取笑自己说别太想她什么的。大门则是回以嗤之以鼻的高傲笑容,说着自己绝对不会。


果然太小看城之内博美给自己的影响了。


「结束。下一台手术呢?」手术室内瞬间唉声遍野。

「喂,鬼门,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五台手术了吧?」加地秀树第一个抗议,他脱下手套,「后面已经没有手术了啦!」

大门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那我要下班了——」时钟正好走到五点。


[大门さん的手机是装饰吗? ]从另一头传来些许不满的声音。

大门的手机号码鲜少有人知道,更多时候要联络她最先找的对象是从神原晶那边联络,她的手机联络人至今也只有两名联络人,第一个是神原晶,第二个是现在远在北海道的人。

「才没有。又没有什么好联络的事情。」大门蹲坐在椅子上,喝着已经变成常温的啤酒。

[嗯哼,是吗? ]城之内得逞的笑声比平常还要贴近耳朵,震动着大门的耳膜,[那我手机故障了吗?居然有十几通的未接来电]

「明明是妳不接电话,怎么反变成我的手机是装饰?」大门忿忿不平地又喝了口啤酒。

[大门さん承认了]城之内终于止不住笑意,大笑出来,隐约听见东京的人讲话,但不是很清楚,[嗯?大门さん刚刚说了什么吗? ]

「我说⋯⋯」大门深呼吸,「快点回来!」


10. 早安吻


城之内出差已经第五天了,自从那通电话后大门赌气般没有传任何讯息或是再打给城之内。

不会赖床的外科医生难得赖床了,隐约听见自己房门被打开的声音,有个人从后方钻进自己被窝。

「大门さん,早安。」那人在自己额头轻轻留下一吻。

大门翻过身抱住对方,「欢迎回来。」


11. 替对方挑衣服


「加地医师、加地医师!」原守因慌张而压低的声音不断干扰着加地秀树。

他有些烦躁地瞥瞥了好友一眼,正想再专注于电脑萤幕上的病例时,不料整个身体被原搬过去,好友的脸上尽是藏不住的八卦及慌张。

「啊啊、干嘛啦!」加地放弃似的将圆珠笔丢在桌上,双手抱胸准备好——如果原不是讲很重要的事情,他一定会把他爆揍一顿。

原向加地招招手,示意他耳朵靠近,在他耳边惊恐的说着:「我星期六遇到大门医师了。」

「然后呢?」加地已经感受到自己的怒气值往上升了一些。

「她和一名女性手挽着手啊!在大街上!」原感到非常不可思议,大门さん还会有朋友?那个专长手术兴趣也是手术的手术笨蛋!会有朋友?

加地拿起方才被自己丢下的圆珠笔,百般无聊地开始转起笔来,「所以呢?」

「我偷偷凑近一看,好像是城之内医师!」原守的语气越来越混乱,小声嘀咕着:「她们看起来好亲密,可是女生的友谊不都这样吗?可是哪有人在大街上亲密到快亲下去的感觉⋯她们不是很好的伙伴而已吗?」

加地拍了拍好友的肩膀,想想也是,自从被开除事件后,原先是飞去美国找娜娜莎·纳金斯基,结果再一次的恋情告吹后下再次回到金泽,近期才又回来东京,不知道她们的事情也属正常。


虽然那两位没有明说,但根据加地近期多次留在神原名医介绍所打麻将的印象,她们绝对不单纯。想到这里加地又再次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而点头。


「啊?加地医师什么意思,不要光顾着点头啊!」原都快哭了⋯⋯


那天原所看到的是⋯⋯?


Xx


难得的休假日,城之内前脚刚离开公寓,后脚就有跟踪技巧不怎么好的外科医生跟上。

「啊、城之内せんせー换上了呀。」大门得意地拉过对方转了一圈,宽松的白色薄大衣下黑色短裙也随之飘动。

「大门さん⋯⋯」城之内有些无奈又宠溺地问道: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被迫转圈后终于正眼看向恋人,恋人身上穿的是那天城之内经过店家时心想很适合她的衣裳。

「城之内せんせー的短裙我要第一个看。」大门抬起下巴冷哼,「我的眼光果然不错。」再次拉过对方,大门却将对方原本敞开的薄大衣扣子全部扣上,「但还是只有我能看。」


真是的,爱送又爱吃醋。

城之内露出温暖的笑容,主动挽住大门的手,大门却低下头凑近她————

「不行!这是大马路!」被一把推开的大门未知子决定晚上一定要好好复仇。


12. 讨论关于宠物话题


「如果是城之内医师会想要养什么宠物啊?」不知不觉中,话题被带到城之内身上,海老名露出一如既往的傻笑问着。

「嗯——」城之内将笔抵在下巴,思考片刻后回答:野狼吧。

原听到这答案后不禁冷颤下,「没想到城之内医师这么狂野啊⋯⋯哈哈、哈⋯」他的直觉告诉自己绝对不能惹麻醉医生生气。

「不过或许其实是有点笨的哈士奇?」城之内再次埋头研究病例前小声说。


还在吃午餐的外科医生突然打了个喷嚏。


13. 一方卧病在床


只有真正当了病患后,才知道那种无力感是非常沉重的。

也因为重要的人也曾躺在手术床上,被刺眼的手术灯照射,手术灯开启的瞬间照亮的不只是对方,更是一种宣判。

原以为早已习惯白灯的刺眼,那个当下却会感到异常陌生及心慌。

真要说彼此都不是属于会流露病痛的人,城之内博美擅长隐忍到真正倒下时;而大门未知子则是理性过头去看待自己的病情。


正因为都经历过对方卧病在床后的恐惧,她们约定好有任何不舒服一定要和对方诚实告诉彼此,哪怕是轻微的感冒症状。

谁都不想再体会到那种痛苦及无力。


14. 午睡


大门意外发现城之内其实是个很爱赖床的人,这个小秘密是专属于自己的,她可以很笃定的说岸田卓也肯定也不知道。

城之内确实可以很早起床,毕竟在舞还没去英国前,要赶在自己上班前送女儿去幼儿园。医院内虽然也有午休时间,但更多时候是手术延迟,她也不能好好休息,晚上才是城之内博美真正能放松的时间。

自从和城之内交往后,大门发现在休假日时城之内会早起替两人准备早餐,整理房子、做做家事——有时是先整理昨晚被弄乱的客厅,或是将被随手丢在地上的衣服拿去清洗——做完事情的城之内不会睡回笼觉,因为在全部家事进行到三分之二时外科医生才会起床,两人会坐下来吃完早餐,再继续一起完成家务。


午餐过后的城之内会慵懒地像只猫,或坐或躺在沙发,一脸迷蒙地看着午间肥皂剧。

大门会洗好碗筷后凑到恋人身旁,成为她的倚靠。

她的睡颜真是一日中百看不厌的风景。

晚上不算的话,一定是。


15. 帮对方吹头发


城之内的头发越来越长了,大门看着对方绑起的高马尾感叹。

「大门さん!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洗完澡要赶快吹头发,不然会感冒! 」城之内像个妈妈一样不断唠叨,她本身也是一名母亲就是了。

城之内拉着大门回到房间,在化妆镜前坐下,熟练地插上插头,替她吹干头发。

「博美。」吹风机吵杂的声音并未让身后的人听清,城之内关掉吹风机,向前凑近对方。

「大门さん妳刚刚——」还未问出,她已经明白对方刚刚的话语。


柔软的嘴唇异常滚烫,应该是因为吹飞机的热风吧。

看着镜中两人都红透的耳根,城之内流露一如既往地温暖笑容。


评论(5)
热度(96)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 AmamiyaKiw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