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妳,只因為妳是妳。」

2/1、7/12、7/17、
以及我所不知道的…妳的生日。

《城之内医生谈恋爱了?》中

先行跳过第23题(讨论关于孩子的问题)、第29题(意外的求婚)、以及最后第30题(滚 床 单)

------------以下正文------------


16. 出浴后的怦然心动


突如其来的大雨并没有打乱两人的节奏,本就预计留宿于城之内家的两人却被淋的满身湿。

「拜托大门さん赶快去弄干身体。」麻醉医生半推半哄地将人推进浴室后,转身回到厨房将买好的食材放进冰箱。

不同于澡堂泡澡,一向速战速决的大门沐浴时间也算快,当大门踏出浴室时,城之内才刚坐上沙发准备小憩一会。


「大门さん!妳怎么只围一条浴巾!」不愧是适合穿短裙的人,单围浴巾也能那么好看。不同于面容上的红潮,城之内在心中不由自主地赞叹起外科医生的身材。浴巾包裹住曼妙的身材也没能确实阻挡丰满的浑圆。

「城之内せんせー没有放我的衣服啊?」

心中的激动并没有击垮麻醉医生的理智,她倏地站起身匆忙拉过大门,将她重新推回浴室,「明明就放在那边!大门さん赶快穿上吧。」

「哦——」尾音拉长,大门可不能当作没看见方才恋人红透的耳根。


等到城之内出浴后,她会发现大门并没有听话地穿上衣服。

反正都是要脱的,大门如此的狡辩着。


17. 庆祝某个纪念日


「咦?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大门看着桌上的小蛋糕礼盒问道。

10月18日*,不是晶さん、更不是城之内的生日啊?


城之内拉着大门坐到麻将桌的老位子,点上蜡烛,脸上的微笑比平时更加温暖许多,「今天是我们相识九周年的日子呦。」

大门看着恋人,有些讶异的同时也感到无比温馨,「未来也请多多指教。」看着城之内小声地说着的模样,大门眼前忽然有些模糊。

相识九年,恋爱一年,或许这份恋情从很早就萌芽,只是自己不知道。此刻大门非常庆幸自己能打破城之内博美的心房,也很感激城之内博美愿意相信自己让她亲近。

不擅长表达的外科医生说出此刻最能表达一切的感想:「博美,谢谢妳。」


18. 接对方回家


外科医生们的休息室被擅自打开,开门者淡淡地环视一圈后说着:「五点了。」

白色布帘被粗暴的拉开,唰一声让所有医生们又回头看向始作俑者。

「五点了——」我行我素的大门未知子,今天也是我行我素地准时下班。


「加地医师,大门医师没问题吧?」有过先前的类似经验,原紧张地问着身旁的人。

「哼!没事没事。」加地摆了摆手,不过是两个又要去约会的笨蛋就是了,看来今晚又不用过去打麻将了。加地心想,「原!晚上去喝酒吧!」


19. 离家出走


「未知子,从博美家跑回来并不算离家出走哦。」神原晶毫不留情戳破问题症结点。


20. 一个惊喜


「咦?这个是⋯⋯?」城之内看着家门外的纸箱,并不像邮寄的包裹也确定不会是自己购买的,唯一能想到的只有那个闹别扭而跑回名医介绍所的人,城之内举起不大的纸箱端看会,发现背面有她熟悉的笔迹。

麻醉医生露出明白的微笑,将纸箱拿进家中。

真是个不坦率的人,她心想,自己也没资格说别人就是了。


21. 屋顶上观星(客厅内观星)


「妳没收到包裹吗?」外科医生一副低气压的模样,不满地问着。

「包裹?」城之内这才反应过来前些日子那个出现在自家门口的纸箱,「被我放到客厅的角落了。」她边回答边走进厨房洗净双手,再次回到客厅时,外科医生已经径自将纸箱拆开,开始组装里头的物件。

女人走到蹲坐在沙发前的人儿身旁,慵懒地半斜躺在沙发上,看着大门未知子埋头组装着机器,参照说明书一脸认真的样子,这还是城之内第一次看见恋人除了手术外如此认真的模样,她情不自禁的戳了戳对方的脸颊想确认真实。

正好大门也侧过头,演变成城之内戳着大门的鼻子⋯⋯。

「星象仪?」化解尴尬的是温柔的麻醉医生,她淡淡地收回手轻声询问着。

大门跟着坐上沙发,回答到:是之前舞ちゃん说想要的,前几天经过时看到就顺手买了。温和的褐色双眸看着对方自顾自地解释,虽然扯了很多其他原因,还是听得出来她正在为前几天的矛盾找台阶下。

既然都有诚心想道歉了,自己也并非小心眼的人非要抓着对方过错不放,如果恋人间还如此斤斤计较的话,谈场恋爱和刑事诉讼有什么分别呢?

大门站起身将客厅灯关关闭,转而把星象仪开启,放在矮桌上,房间内瞬间被温和的星空投射照亮。


「偶尔这样也不错吧。」恋人心满意足的笑容绽放开来。

「大门さん之前看到的星空也是这样自由吗?」

「嗯?城之内せんせー是什么意思?」不知不觉将心中的问题问出口的城之内摆摆手,选择忽略掉当初内心的不安,轻靠在对方身上。

已经习惯站在自由的风中,这样就够了。


22. 一场飞来横祸


当城之内博美赶到现场时,她只觉得眼前的一切让她发晕。身为麻醉医生也长年在手术房内执勤,对于鲜血早已看惯,但当她在恋人褪下手术服后,惊见手臂上那一道深红色伤痕时,她快步冲向对方,拉起她的手检查伤势。

「城──」

「大门さん可不可以照顾一下自己?别老是把自己当成三岁小孩!」大门还没能说出口的话就被气急败坏的麻醉医生打断,「大门さん不会先处理伤口吗?要是感染了怎么办!」比起自己受伤更在乎患者生命迹象,宁可血流如注也要先完成手术,这就是大门未知子。这些城之内博美都知道,但她现在只替对方感到委屈,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奋不顾身?

「城之内医师⋯⋯」加地秀树跟在大门身后从手术室走出,正想替大门辩解时,看见城之内眼角泛的泪光时又瞬间禁声。

大门并没有像往常直接离开手术室外,而是暗自挥了挥手让其他医生和护士先行离开,独自一人轻搂着城之内,在她耳边轻声细语。加地朝两人看了最后一眼,心想着大门或许成长了不少也说不定。


「我没事的。」她不厌其烦地一次又一次轻声说着,「伤口也没有继续流血了啊。」其实伤口在一开始被酒醉的病人划伤后已经做了紧急处理和消毒,只是没有包扎起来。

大门看着怀中用力抵着自己肩膀的恋人,用另外一只手轻拍着她的后脑勺安抚着,「没事的,即使做为病患,我也绝对不会失败。」

城之内紧抓着她的衣领喃喃着:我知道⋯⋯

「让博美担心了,抱歉。」大门轻轻的一个吻落在心疼自己的麻醉医生额上。


24. 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


没有手术的外科医生最常待的地方本只有两个,一个是自己的房间、二是麻将桌上,现在她有新的去处。


城之内家的门铃在早晨七点大响,当睡眼惺忪的麻醉医生还在思考要如何让来者明白她心中有多么不满时,她只看见被淋湿的恋人,像只被丢弃的小狗无助、无辜地站在自家门前看着自己。

好不容易看见城之内开门,下一秒大门却又被关上,当大门未知子不知所措地准备转身时,城之内家的大门再次被开启,她的视线瞬间被浅蓝色的浴巾夺去。

本来是想着要找城之内一起去附近的商场逛逛,顺便看可不可以晚上「借住」于此,结果在大门离开名医介绍所前往的路途中,倾盆大雨硬是将大门原本的计画打乱。虽然放假计画中也莫名其妙地、刚好、恰好路过成为紧急外科医师,但这和平常的假期不能相比吧!她只是想和恋人逛逛街而已!

准备开始梅雨季的东京并不打算让大门好好约会。


不过像现在被城之内推进浴室弄干身子后,回到主卧和房间主人共享一张床,这样的假期也很不错呢。

大门心满意足地阖上眼,在意识完全下沉前她感受到腰部被恋人紧紧环住。

她用仅存的一丝意志,将吻落在怀中麻醉医生的额上。


25. 喝醉


「城之内せんせー ──」对于喝醉的人,城之内一般是不太会去理会对方,但此刻的情况是对方像只无尾熊似的赖在自己身上,「呐、城之内せんせー为什么要对那个男人那么好啦──?」

完全听不懂、也不想听懂醉人的胡言乱语,城之内只好随口回答:「可能是对方的英文很好吧。」

给予这样的回答后,反而闹得更加起劲的恋人紧抓着自己的手,一脸认真──虽然看不出来──的说着,「不就是英文吗?我也会啊!」

「人家还会韩语呢、」莫名和一个喝醉的人较真起来,城之内也觉得自己有些醉了。

「葡萄牙语、泰语、中文我也都会啊──!」醉酒的人开始胡言乱语起来,「Eu amo Você、ผมรักคุณ、我爱妳!」

城之内又再次叹气,决定不要再和恋人胡闹,不料大门黑色眼眸忽然很清醒地望着她:「今晚夜色真美。」

「嗯?为什么最后一句是这个?」


「因为今天确实⋯⋯月色很美。」


扶在城之内脑后的左手忽然用力,将城之内压入自己的怀中,她看着恋人锁骨处的红痕,贴近她耳边露出天真无害的傻笑说着。


26. 无伤大雅的打打闹闹


该说大门未知子是幼稚呢,还是城之内博美不服输呢。

现在两人坐在名医介绍所的沙发上,双双抱胸互瞪着对方,谁也不让谁。只因一开始大门不小心似的碰撞到城之内一下,接着迎来城之内的回击后,两人经过三分钟互相打闹后转为现在这种情况。

神原看着两个大孩子,心想着又是平凡的一天呢。


这样平凡而普通的日子就是名医介绍所幸福的一面吧。


27. 穿错衣服


「咦?」看着大门未知子一如既往地穿越众医师群,忽视各种对自己的「命令」后,半晌加地秀树才发现有些许违和感。他拼命思考着这股异样感究竟来自何处,连原守也没能感觉出异样,直觉却拼命告诉自己大门身上肯定不简单,但直至午后他也没能想明白。

直到下午五点时,他看见出现在外科医生休息室的麻醉医生后,才后知后觉发现困扰自己一整天的问题解答竟如此简单。

大门今天身上的短袖前些日子才看过城之内穿啊、明显与平常「大门未知子」穿衣风格的异样感,原来是这样来的。

之后的三分半钟,加地秀树因为自己居然注意到大门的不同、和意识到自己居然为这对笨蛋情侣纠结半天而陷入自我厌恶中。

可恶、果然是鬼门!


28. 一方受轻伤


「城之内医师受伤了吗?」在麻醉准备前,护士注意到麻醉医生手上的OK绷上前关心询问。

女人闻声,抬起自己的手端看了下受伤的部位,「是呢⋯⋯不小心被狗咬到了。」还露出有些困扰的模样,「不是很严重真是万幸呢。」

「城之内医师有去打破伤风吗?」小护士担忧地看着那不算大的伤口,「可不能轻忽这种小伤哦!」

不愧是新进护士,对于病患的同理心都有着比较高的热忱呢。城之内温柔地笑着表示自己已经处理好伤口,一边心里如此感叹着。


「城之内せんせー被狗咬伤了?」一向对于院内流言不感兴趣的外科医生,这次难得有了兴致站在护理站听着护士们的七嘴八舌,但她对于「城之内博美被狗咬」这件事情可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呐呐、什么时候的事呀?」

「她说是周日时候的事情了。」


「城之内せんせー!」今夜的名医介绍所,也是折腾人的一晚,大门未知子的呼喊声划破本该平静的麻将夜,「居然乱说是被狗咬!真是的!早知道就不买鲷鱼烧慰问妳了!」

神原淡定地打出一张白板,凉凉地说着:「如果我是博美也会这样解释呢。」

「是吧──?」城之内露出得逞的笑容,看着恋人孩子气的模样,不这样解释的话、手上出现明显属于人类的咬痕只会更难解释吧。


------------------------------------


注:第17题的10月18日是派遣女医系列开播的第一天,2012年10月18日。


评论(4)
热度(73)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 AmamiyaKiw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