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妳,只因為妳是妳。」

2/1、7/12、7/17、
以及我所不知道的…妳的生日。

《城之内医生谈恋爱了?》下 (完结)

29. 意外的求婚


「大门さん只会在特定时候叫我的名字呢。」两人相互倚靠、半躺在双人床上,城之内把玩着大门纤细的手指忽然开口。

大部分时候,大门称呼自己是『城之内せんせー』,有时候是『喂』、『那边的麻醉医生』,但更多时候是两人不需要过多语言或是主词,仅仅一个回头或单靠一个眼神,也能知道对方是在和自己说话。

果然恋人的双眼都是盲目的,盲目到世界聚光灯都是打在对方身上。

「城之内せんせー也不叫我的名字不是吗?」大门偏头回想了下,确实也没有听过恋人叫自己名字。

怀中的人抬起头,用她特有温和的褐色双眸温柔地望向对方,「みちこ。」

被呼唤的人情不自禁地将吻落在城之内眼角,对上她疑惑的眼神时,仅是淡淡地答说:妳的眼睛太漂亮了。

「ひろみ。」外科医生反握住她的手,很认真地开口:「我们结婚吧。」

她看着恋人反而拉开距离,更加不解地看着自己。


Xx


和大门结婚的想法并非不曾出现过,先不说在日本同性婚姻是不被允许的情况下,她是单亲妈妈,他人会如何看作自己?或是舞?城之内博美最大的愿望就是自己的女儿平安成长,不会被任何人伤害,而为了这个心愿她可以舍弃自己的幸福也在所不惜。

女人的手久违地扶上腰际,心中那股不安又再次被释放,她能明白大门说出那句话时的决心,也能理解为什么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并非一场意外的求婚,而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敢提出的婚约。

在日本她们仅能是朋友,很要好的朋友。

而在大门朝自己递出的机票,那张机票背后代表着她们可以正大光明地在一起好好生活,当对方身陷危险、意外之中时也有能力签下那张授权书。


身为医生的她们,太明白签字的重要性。


她只记得自己用颤抖的声音回绝了恋人,而大门也在自己起身去准备晚餐时悄悄离开了家。

家。曾几何时她也能用这个字在大门身上,女人自嘲地想着,明明对方一次次地将自己拥在怀中,而她只是贪恋着自由的温度,也未曾准备过自家大门钥匙给过对方。

自己真是自私呀。就跟当初自己自私地想给女儿她想要的一切,而非听从她的需求一样。

而现在能回答自己的,只有窗外的雨声和落在窗户上的叹息声。

东京的梅雨季,正式开始了。


Xx


大门将自己关在房间之中已经过了一天,神原这次也不着急喊她出来。

这是她们自己该跨越的事情,神原再一次这样提醒着自己。他也很欣慰能看见大门的成长,从对感情的漠不关心到有了在意的人而会开始思考两人的未来。未知子也长大了呢,神原再一次感叹,只希望这次也能像上一次有好的结局。

无论是大门的决心或是城之内的心防。


令神原晶意外的是,大门在隔天早晨就将房门打开,和自己说了声『我出门了』后便跑出名医介绍所。

这样应该是不用担心的意思了吧。神原开始思考是否要再买一次A5和牛回来。


Xx


「博美。」当城之内看见消失一天的恋人气喘吁吁地出现在家门口时,自己的眼眶竟有些泛红。

「我想好了,」她退一步让大门可以站进来,大门握住女人的手拉至自己胸口处,黑眸中有不可反抗的坚决,「我知道博美在担心什么,结不结婚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低下头凑近恋人,「我想知道博美最真实的想法。」

「みちこ、」恋人的声音又是颤抖的,大门松开左手将她再一次拥入怀中,就像之前一次次地告诉对方没事那样,她也会一次次地告诉城之内自己的爱意。

城之内终于忍不住,在大门怀中小声啜泣起来,「对不起、对不起。」她也只能这样一次次地回答着。

「我明白了。」──孩子,才是妳最担心的吧。

大门未知子更加用力地抱着怀中的城之内博美。


23. 讨论关于孩子问题


如果我们都不是出生在日本、如果我能在高中就和妳相识、如果能在妳认识岸田卓也前和妳相恋,这样我们的结局会不会好一点?

这些想法充斥着大门未知子。她躯着身子窝在墙角,难得流露出的软弱是她不想被恋人发现的任性,偶尔、非常偶尔的情况下,她会故意累着城之内让她的身体承受难以负荷的高潮,让她累到昏睡过去,似乎这样内心中的那些负面想法才会稍微减弱一些,可以再稍稍抑制住快被冲破的恶心感。

当大门看着自己手指间的黏稠,她才「真切」感受到,此刻的城之内博美是属于她的。

她知道,天亮之后她们又会回到其他人口中的「好伙伴」、「手术笨蛋」、「单亲妈妈」。


为什么人类总喜欢将自己贴上自己讨厌的标签呢。


她不讨厌城之内舞,相反的,大门未知子很喜欢她。

原因很简单,舞的个性很招人喜爱、也是从小看到大的孩子,内心多少对于自己总叫她母亲加班也有些许内疚,但最主要的是────因为她是城之内博美怀胎十月亲生的。

她是自己的恋人,用半条命换来的一个生命,用余生都会拼尽全力守护、倾注所有爱意去疼爱的孩子。

即使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也会成为自己重要的人。

重要之人的重要的孩子。好像有些饶口呢,大门如此想着,她再次低头看着手机里两人难得的合照,这也是难得对方流露出的软弱吧。


明明互相拥抱着,却拼命要抓住什么似的,相互渴求又同时啜泣。


大门已经知道城之内的想法,便不会勉强她。

毕竟这种事情强求也没有用。


Xx


「妈妈、」从年幼的孩子成长为稍微叛逆的少女,想撒娇的那份心情还是不会有过多改变的,尤其是刚回国的时候。城之内舞站在主卧的房门外,用微小的声音问着门缝里的人,「可以和妳一起睡吗?」

如果是一般时候,城之内博美当然是欢迎,但此刻本该是睡在客房的大门未知子在不知何时、偷溜回双人床上,这让麻醉医生有些为难起来。

「舞ちゃん快进来吧!」反倒是替自己出主意了……。

「咦!未知子!」看着女儿没有反感,而是兴奋地跑向对方,和对方一起窝在床上,城之内博美内心也多少有些复杂。

一个孩子和一个像孩子的成年人,一起窝在城之内博美身边,娇小的身子挤在两位成人之间,三人一起窝在床上看电影。如果这时身旁不是她而是他,这场景就是一般正常家庭常出现的温馨画面吧。

「妈妈电影不好看吗?」当麻醉医生回过神时,电影已经被暂停,两双眼睛担忧地看着自己,尤其是大门黑褐色双眸中还有数不尽的温柔。


如果此刻只有她们,城之内博美会毫不犹豫选择拥抱那阵自由的风。


「没事、就是突然眼睛有点酸呢。」城之内博美揉了揉女儿的头,温柔地说着。

「可是妈妈叹气很多次了哦。」城之内舞转头和大门确认,又转回来看着母亲,一旁是大门用手比着的六。

「嗯嗯、没事的。大门さん可以请妳先回客房吗?」她不知道自己是抱持着什么情绪说出这句话的,因为当城之内博美再次看到大门未知子已经是一个星期后的事了。


Xx


「未知子。」她一直认为是孩子的少女,成长了呢。即使被对方有些强求地带出门,临时起意一起吃甜点,看着此刻坐在自己对面一脸认真的少女,大门也能如此分心想。

城之内舞的双眼像极了她的母亲遇到自己绝不会退让之事时的模样,果然是母女。还在分心的外科医生轻啜一口苦涩的黑咖啡。

「未知子会讨厌我吗?」少女认真的口气问出一个让大门摸不着头绪的问题。

「为什么我要讨厌妳?」女人下意识地反问对方。

城之内舞用小叉切下三角形草莓蛋糕的尖角,品尝到草莓酸甜与鲜奶油的柔和形成的完美比例时露出淡淡地微笑,「那未知子会讨厌妈妈吗?」

「我怎么会讨厌她呢?」女人再次下意识的开口。

────我喜欢她都还不及了。这后半句总算是煞住车没说出口。


「嗯!我也喜欢未知子哦!」两人唐突的下午茶就这么结束了,大门还是觉得这对话多少有些莫名其妙,还让自己的钱包干扁不少。


Xx


「妈妈在忙吗?」回到家的城之内舞走到正在沙发上折叠衣服的女人身旁,神色凝重地开口。

「怎么了吗?舞?」闻声抬头的女人看着神色认真的女儿,当机立断将折到一半的衣服推到一旁,拉过女儿坐到自己身旁。

「妈妈、」少女歪着头,「会再婚吗?」

「舞想爸爸吗?」

少女摇摇头,「我啊、」她牵起母亲的手,「这次有好好进步哦,无论是课业或是芭蕾舞,连老师都有称赞我呢。」对于女儿聊到关于她在英国的一切,城之内博美真心替她感到开心,也对于女儿想表达的感到不解。


「我希望妈妈也能幸福。」

「舞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哦。」


「不对,」城之内舞松开牵住的手,摇着头说着:「是属于妈妈『自己』的幸福。」

这次回国,她多少感觉得出来,自己的母亲有些改变,虽然母亲总是柔和地看着自己、包容自己的一切,但当她看向外科医生时又会有种说不上的悲伤,那是十几岁的自己不知道如何形容的情绪。


很难过、很悲伤,同时又很开心、很幸福的模样。


「我呀,」少女再次开口,「很喜欢晶さん、也很喜欢加地医生,喜欢名医介绍所的大家。」少女伸手拥抱住她的母亲,「我也最喜欢妈妈和未知子了。」

「舞……?」对于女儿的话题似乎有些了解,又感到懵懂的城之内博美呆愣地回抱住女儿。

「我和晶さん谈过了。」女儿的声音在自己耳边轻声说着,「晶さん说这只是普通的恋爱,而且我的朋友也有家长是同性伴侣。」

「舞……。」城之内博美发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女儿也总是在成长着。

城之内舞再次松开母亲,脸上的笑容跟小时候一样灿烂,「我最喜欢妈妈和未知子了!」她再一次这样说着。

眼泪模糊了城之内博美一向温柔的双眸,她拉过女儿紧紧拥抱着她。


30. 滚床单


「我、说、啊。」早晨九点半,城之内博美站在双人床旁无奈到了极点的开口,「不是说好要早起洗床单吗?」

双人床上一大一小的脑袋露出半个,「妈妈!未知子还没醒、要再五分钟!」小脑袋用闷闷的声音回答。

再次深呼吸,城之内博美选择拉开整张棉被,「起床了──!」


早知道昨晚就不要让舞和自己还有博美一起看电影了。被迫起床的大门未知子这样想着,没能和博美做想做的事情不说,三个人挤一张双人床位子真的有够小!

即使没有棉被及床单,仍躺在上面的外科医生幼稚的赖床中。

「舞──把床单收进去装好──。」

「好!」

嗯嗯、母女俩都不想理自己呢。大门用手臂遮住自己的双眼,听着城之内母女的对话。

「大门さん该起床了吧。」是博美有些厌弃的声音,太难得了吧!还在分神的大门未知子并没有感受到此刻对方的不满。

「大门さん!」大门拉过声音的来源。

「名字。」

「……みちこ。」

「ひろみ、大好き。」蹭了蹭恋人,大门的意识又要再次被空气中充斥的爱人的味道──是安心、幸福的味道──淹没。


城之内舞贴心地把床单放在化妆镜的镜子上,悄悄地关上门,在桌上留了张字条。

字条上写着:我去找晶さん哦。


------------------------------------


突如其来的后记。

怎么说呢,我是个不太会写后记的人呢。但是最后的29、23会这样安排多少也是希望城门可以好好地在一起。

毕竟我是个比较偏现实向的考量下去写的(笑)


虽然(还)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身旁也没有朋友或是听过类似的经历,多半只能靠自己的想像去描述,那种内心的不安、害怕。


只是单纯的喜欢对方,无论对错,无论世界如何看待,只是单纯的「喜欢」。

都说「爱可以跨越一切」,但是也都知道不是什么都能用「爱」这个字去克服。

舞ちゃん在最后和博美说的话,是自己私心希望她们(城门)可以幸福而这样安排的。


总是将女儿放在自己的幸福前面的单亲妈妈,若是女儿成长了,她也会非常欣慰吧。


文中双方在称呼上改用日文,也是多少希望能看出差别。 (希望有人懂呜呜呜)


最后,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城门的《城之内医生今天谈恋爱了吗?》、《城之内医生谈恋爱了?》这两个系列算是正式完结。

虽然一开始是为了写城门滚床单而开启的系列,但最后她们也用不同的方式滚床单了呢(笑)

会不会有大家想看的滚床单呢,这我就不好说了呢。


希望看这篇的大家都能感受到最后她们淡淡的幸福。

让我们一起期待第七季吧。


城门 同居30题 完


锜异果 2021.08.31 笔


评论(6)
热度(64)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 AmamiyaKiw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