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妳,只因為妳是妳。」

2/1、7/12、7/17、
以及我所不知道的…妳的生日。

《春はゆく》壹

前言:

前天(昨天?)在LOFTER上问大家想看什么题材,有人回答:「想看大门软弱的一面,然后城城把她救回来」+「想看外科医生提分手又追妻火葬场」的两种想法结合下的产物 然后那位「只要你不坑掉 大大写啥都行」的那位,抱歉我不敢给你希望啊啊啊啊

一定程度的ooc 因为还没写到我想描写的地方 但怕窗只好先发一部份出来

结局────不好说

我还没想到 总之是个随心想写的产物


搭配Aimer的《春はゆく》 可以获得一定程度的加乘Buff(X


------以下正文-------


再一次,大门未知子体会到自己不曾体会到的冷冽。

这种心慌跟自己倒下时、及遇到和自己相同病症时的心情是完全大不相同的,倒不如说,正因为大门未知子只感受过这情感一次,此时此刻的她才会变得不知所措。

恋爱不是一个数学公式,永远有答案可以解开。

更不是一场手术,如果A术式不通就改用B术式,面对手术的大门未知子绝对不会失败。


但面对城之内博美的大门未知子,却没有信心可以说出这句话。


一向孤傲的外科医生这次只能看着,那扇总是为自己敞开的铁门静静地毫无动静,而那家主人早已将门锁更换,手上这把旧钥匙也毫无用处,跟现在狼狈的自己一模一样。

说到底会变成这样的结果也是因为自己,这没什么好抱怨的。大门如此想着,本来就没什么好抱怨的,人与人间的关系本就会不断改变,信赖在每一次失望与期望间建立起,随着爱的加深与否决定了被原谅的机会。

这次果然是自己的不对呢。回到公寓一楼出入口的大门,抬头看着灰蒙的天空想着。

东京果然不适合自己。


Xx


城之内博美并不觉得自己是个温驯的人,她自认为不是。只是在很多事情上看得比较开朗,很多事情看久了也明白世界运转的道理,从而也不会萌生想反抗的心理。她只是用自己特有的角度看待每一件事情,久而久之也就常被说「城之内医生真是温柔的人呀。」

人类安稳久了,忧患意识果然会被抹去。

自己真的温柔吗?她不断这样反问自己,世界上一定有着比自己更加温柔的人类存在才对,只是身旁的人没遇见过也就把自己代为「温柔」一词的代表之中。明明那个人大家也见过,但就是不觉得对方温柔。


可见对方孤傲、我行我素的性格是多会将人吓跑。


大门比自己温柔多了。城之内常常这么想着,面对病患虽然也是一副杰傲不逊的模样,但字里行间流露绝不失败的强大气场总能带来更多安心感吧。总是将病患排在自己前面,身为成年人却带着孩子的稚气天真,却在特定时候很可靠、让人会不自觉想依靠她。

种种迹象而言,大门未知子远比自己还要温柔许多。

自己不过是个,将孩子幸福排在人生清单中最前面的单亲母亲罢了,很多母亲都是这样的。

自己不过是个,在安稳人生遇到大浪时,毫不犹豫选择成为派遣麻醉医生、向金钱靠拢的人类,这样的自己实在辜负「温柔」一词吧?


城之内博美看着眼前桌上摆放的黑咖啡如今已经彻底凉透,跟自己的心一样呢。

在交往初期有多火热的心,分手后就有多凉透的伤心。相识九年,交往七年,分手……三天,城之内对于自己能在三天内整理完情绪感到讶异,也是,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成年人。到底怎么样才算「合格」的成年人呢?

分手时只是平淡的接受事实,在对方拉着行李箱离开自己家中后,走到厨房拿了一瓶平常自己很少饮用的烈酒,坐回到沙发上不算优雅地一杯接着一杯喝着,不哭也不闹,喝累了就在沙发上小睡一会才起身去洗澡。

在触碰到熟悉的双人床时,眼泪才终于溃堤,却也没因此哭红着眼迎接早晨,哭累了也就只是睡着了。

隔天照样迎接早晨,做着往常没有被安排手术的假日行程,只是途中增加了一个「请锁匠来家里换锁」,毕竟那时候也没有将钥匙拿回来,可能是想让对方留做纪念吧。城之内也想不起来当初是什么想法。

也才经过一个晚上,城之内就对于自己的记忆力衰退这件事情露出无奈的笑容。

但是自己还记得那天晚上自己是怎么用平静的语气答应对方提出的分手。

『大门さん真的很像个孩子呢,』也是,那时自己也能马上更改称呼方式,『而小孩子是很残忍的,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爱就是不爱。而我们也都不是小孩可以为所欲为了。 』到底自己是抱持着什么想法才可以那么平静地说出那些呢?『对于我而言,我的不爱。就是把你从第一顺位排除开来。 』

『仅此而已?』看惯的黑眸流露出一丝震惊。


「仅此而已。」城之内付完款、谢过锁匠后,再次淡淡地开口重复着。


评论(8)
热度(40)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 AmamiyaKiw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