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妳,只因為妳是妳。」

2/1、7/12、7/17、
以及我所不知道的…妳的生日。

《春はゆく》贰

前言:我意外更新的很勤奋嘛!

到底会怎么发展呢──???


-------以下正文---------


大门未知子知道自己不是个擅长隐藏心思以及坚强的人,她清楚明白知道自己弱点所在何处,才会一副「谁来都无所谓」的模样。

但真正有这样想法的,绝对不会是自己。外科医生回望不远处,跟在自己身后刚走出手术室的紫色身影,那道身影无论在何处总能吸引着自己的目光。


她们已经整整一个月没有说话。

这也不奇怪,毕竟两人都已经分手了,虽说最低限度、关于手术的谈话还是有,但其余关系到「日常生活」的私人对话则是完全没有。

医院的同僚中没有多少人发现她们之间的变化。也是,毕竟城之内博美还是会到名医介绍所和大家打麻将,吃晚餐────也仅限有手术的时候。

在他人眼中看起来「与平时无异」的行为、谈话,城之内博美都好好的做到,反观自己则是心虚的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比以往更像的孩子,更加无赖些。

撇除「上班日」想在东京都市内寻找城之内博美的身影,地域范围也过于广大;但连医院及名医介绍所以外的地方,能寻找城之内博美的身影,又显得搜寻范围过于狭隘。

即使如此狭隘的范围内,大门也没能找寻到城之内特有的温柔。


对于城之内博美,大门对她的初印象已经和加地秀树他们不同,即便自己是个不擅长记住他人的人,大门也能精准地记得城之内眼中独特的眼神。先不说职位关系,那双眼眸中乘载的思绪太多,能真正透露出的却意外的很少。

是个不擅长流露内心的人。大门心想着。褐色双眸中并没有流露出对于金钱或是权力的渴望,甚至可以说是有点死寂,她只是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对于医院的权力斗争也是毫无想法。那双了无生气的眼眸唯有在谈论自己的女儿时,才会稍稍绽放些许光芒。

那样的表情都常只有在飘泊很久的人才会见到那样的寂静。

人类总会死于好奇心。渐渐地对她的好奇变得无法压抑,那道紫色身影出现在自己视线内越来越多次数,心中某些情绪变得愈发不可收拾。

回过神时,自己已经向对方表白。

城之内博美的答应着实让大门有些意外,但也因为细小的契机,大门才能看见更多城之内的表情及内心。

是个异常温柔的人,总能包容着他人的小心思──尤其是自己的──总是认真地对待每一位病患,即使是在手术途中才加入也绝不会放弃每一位病患、意外的很好胜、猫舌,偶尔会露出得逞的笑容很可爱。

四处漂泊的外科医生在看见那双褐色眼眸时,才觉得自己终于找到属于她的温柔乡。


当初她是这么坚信的。


Xx


若要问自己是否还喜欢对方,她的回答是肯定的。

但若要上升一阶到自己是否还「爱」着对方时,城之内博美的回答变得有些动摇。

她知道自己对于大门未知子这个人还是有一定程度的好感,自己当初的回答也很清楚,只是将那名孤傲的外科医生从第一顺位排除开来,仅此而已。

对于她们分手的原因,城之内博美还是没有任何头绪。

派遣麻醉医生准时在五点下班,离开令人压抑的医院。今天的手术不是和我行我素的外科医生合作,而是神原晶另外替自己安排在庆林大学医院的手术,主刀医生一样有着一副傲视众人的表情──难到所有的外科医生这么都瞧不起人吗?城之内在手术途中不只一次分神思考着──用别脚的英文说着手术中每一个步骤,也在手术途中不断吹嘘着自己以往的手术经验多么应当受人尊敬,但是无论手术速度或是手法在城之内眼中都慢的要死,也一点都不精湛到可以令人赞叹。

────虽然说以一般大学医院的外科医生确实俐落不少,这些年来已经受到某人及某介绍所的影响,这类型的城之内也只会默默归类到「普通」。

手术途中,城之内还是忍不住开口:「闭上嘴做好手术就好了。」

却惹来对方愤怨的怒视,以及一句,「所以说,派遣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过去辉煌的手术史被硬生生打断,果然会引起对方不高兴。城之内也没再做更多发表,只是在心中默默记下希望下次这个医生的手术台,晶さん可以别再接下了。


坐上返家的山手线,麻醉医生才稍稍阖上眼打算稍作休息。今天的手术不算复杂,但就是显得特别压抑,看惯了那个人精湛的手术过程──也配合惯了──再其他手术台上还要帮忙思考解决方案真的有些吃不消。

尤其最近自己的精神状况并非到非常好或是「平常」的情况下。

她们已经分手一个半月了,城之内对于自己会记得时间过多久有些诧异,毕竟当初是多潇洒地让对方离开,自认也就没多大影响的自己,却在某个雷雨交加的夜晚感到冷冽。


孤单的冷冽。


那是自己很久没体会到的感受。

在舞出国后,不,甚至更早之前就不怎么感受过了吧。最近一次应该是在岸田卓也提出离婚的那个当下。

自己为什么会答应那名小儿科医生的请求呢。城之内想不起来,只记得自己不哭也不闹的提出「舞的监护权归我」的要求。

最近好像渐渐在丧失情绪感受的样子。

不,自己本来就不太会「共感」吧。她能理解也能同理,却不怎么能「感受相同」。

城之内倏地睁开双眼,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要溺毙在某处,她大口喘着气,氧气却怎么也送不进肺部。


女人疑惑地看着门口的人,怀疑自己是否走错大楼,再次抬眼看一眼路牌确认,确实是自己家门口没错。

为什么大门未知子会出现在这里?

大门有些落魄地垂下头,正当城之内在思索要直接经过对方还是朝她打招呼时,外科医生抬起头了。

「ひろみ……。」

「大门さん,名医介绍所不是在这个方向吧。」城之内走到女人面前,从包里拿出一把雨伞,「感觉快下雨了呢,大门さん路上小心。」淡淡地说完便离开。


反正那把伞本来就是大门未知子放在自己包内的,这下也算是还给对方了吧。


回到家的城之内博美,稍作休息后走到阳台观看下天气,灰蒙的天始终没有要落雨的迹象,却意外发现公寓一楼大门口处还站着自己熟悉的身影。

她披起单薄的外套,叹气,转身下楼。


「大门さん还不回去吗?」褐色眼眸中是自己不常见的鄙视混杂些许复杂的情绪──通常「鄙视」的眼神大门只看过她面对其他医生时才会有。

「今天晶さん不在家。」而我也不想一个人待在那里。大门忍住后半句没说出口,当时她其实已经打算回去了,内心多少有些期待会与对方相遇并会邀请自己上楼,但现实是她直接略过自己上楼。事实证明,自己多站了两个小时是值得的。

「嗯。」城之内又再一次确认天气状况,「不介意的话,大门さん今晚还是待在我这里吧。」

评论(6)
热度(33)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 AmamiyaKiw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