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妳,只因為妳是妳。」

2/1、7/12、7/17、
以及我所不知道的…妳的生日。

《春はゆく》叁

稍微碎碎念:这几天跑去吃绘希粮了,所以没更新(被揍

μ'sic Forever♪♪♪♪♪♪♪♪♪ 呜呜呜

目前暂定写完这个系列後会回去写绘希( • ̀ω•́ ) 因为有想写的题材XD

虽然说那个想法比城门出现的还早,但我选择先写城门......当初没想到会开启新篇章啊(´;ω;`)


--------以下正文---------


当大门再一次踏入城之内家时,安心而熟悉的味道瞬间包覆着自己────原来自己是这么思念这里吗?

大门暗自露出无奈的苦笑,随着家的主人走到客厅,乖巧地坐在沙发上。而主人径自走向厨房,打开流理台上方的橱柜,拿出滤挂式咖啡的冲泡包,将下楼前就烧好的热水倒出,黑褐色液体缓缓滴落在马克杯之中,城之内看着冒着烟的咖啡,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又重拾喝咖啡的习惯呢。

是不是该找时间做个全身检查,记忆力流失的速度有些快呀。

再次回过神时,咖啡早已溢出杯子,城之内有些慌乱地移开滤挂袋,拿起过多咖啡的马克杯缓缓移至水槽,毫不犹豫地将整杯咖啡倒掉。似乎这么做,心理的杂念也可以减少些。城之内又再次重新冲泡了两杯咖啡,她从柜子里拿出小托盘将两个马克杯放上去,又转身从方糖罐里拿出三个方糖放在小碟子上,她缓缓走向客厅,看见大门未知子正盯着矮桌面沉思的模样。

她走到桌子的另一端,面向大门,将托盘放在桌上,「在看什么?」

「照片。」大门闷闷地回应,「ひろみ我们的照片呢?」桌上的玻璃片下方原本压着好几张她们的合照,各式各样的合照都有,如今却一张也没能看见,只有曾今有过相片而留下色差的痕迹。

「分手了,也不需要了吧。」城之内博美淡淡地回应着,她将咖啡放在大门面前,站起身又走到单人沙发那,把那三颗方糖放进自己的黑咖啡之中。浅尝一口,苦味被甜味压过,即使如此舌根依然残留咖啡苦涩的韵味。

听到对方的回答,大门故作镇定地拿起马克杯,微微颤抖的手却出卖她自己,「好烫!」

城之内也仅是淡淡地望了她一眼后,便继续啜饮着自己一点都不习惯的甜腻感。


其实照片根本没被丢掉,而是被收起来罢了。收在主卧里梳妆台右边最下面的柜子里,除了相片外还有相簿。

她本不是那么爱拍照的人,是交往期间某个人心血来潮买了台数位相机,说要记录生活才会有这些相片。

即使现代人使用手机照相的次数更多,或许是有了相机的关系,城之内越来越迷上摄影,渐渐地最常拿着相机的人转为城之内,反观对方也真的是心血来潮的三分钟热度。

但每当城之内拿起相机时,大门未知子的身影一定会出现在取景器内,被好好地记录下来。

而这些被记录的影像,两人会在记忆卡额满时,连接上电脑一同挑选着,把喜欢的一张一张洗出来,收藏在相簿内,其余的则是留存于USB里。


「果糖……。」大门缓缓开口,她用余光瞄到对方加入三颗方糖在咖啡内,却没有拿果糖球给自己,明明一直以来都知道彼此习惯的。大门抬起头正眼看向对方,「还在一样的地方吗?」一样被放在厨房桌面上第三个玻璃罐内吗?

城之内先是愣了下又点头附和,垂下眼喃喃着:「我忘记有没有重新补货了。」毕竟喝果糖浆不是自己的习惯,那也不是自己喝咖啡时的必需品。

事实上,自从外科医生知道自己的病情后就禁止自己喝咖啡了,即使手术成功后,对于咖啡的需求量也从原本的一天好几杯改为一天一杯,或是两三天才喝一杯。反观大门未知子,倒没有被自己限制禁止饮用咖啡。

交往期间,城之内会在每个大门留宿的隔天早晨,亲手替她冲泡一杯咖啡,品牌不限、咖啡豆品种不限,对于外科医生而言她只是需要咖啡因,口感、口味对她而言似乎都没那么重要,但她一定会在黑咖啡内加入一颗果糖浆。和大门相反,自己则是方糖派,虽说如此,城之内更常饮用黑咖啡,讨厌苦味却也不喜欢过于甜腻的味道,在苦味和甜味之间,城之内选择前者,或是两种的中间值,一颗方糖就足够了。


彼此都是不擅长面对苦味的人呢。


大门站起身走向厨房,她趁着这短暂的片刻,仔细观察厨房,水槽内还有着方才女人倒掉的黑褐色液体,大门随手打开水龙头看着剩余的咖啡液一同被水流带走。

城之内有好好吃饭吗?她看起来比一个半月前还要瘦弱许多。即便上班日也能在医院见面,大门仍不禁怀疑。

她想打开冰箱确认里头是否有食材,却又觉得不妥而抽回已经伸向冰箱门的手,她走回桌边,环顾了下找到那玻璃罐。

果糖浆的数目还是与当初自己离开前一模一样的十九个。

会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分手的前三天,两人才一起去采购生活用品,而城之内才替自己补上新的果糖球。

女人转开玻璃罐,从里头拿出两个果糖浆球后才走回客厅。

「我去替大门桑整理客房。」正准备撕开果糖球的包装,还在拼命思考要怎么和城之内搭话时,反倒是被对方先逃走了。

在大门的印象中,城之内家的客房一直以来都是很整洁的。毕竟交往期间若不小心惹她生气时,自己也会被赶去客房睡。大门默默地撕开第二颗果糖球,看着透明浓缩的糖浆流入苦涩的咖啡之中,浅尝,她仍觉得异常苦涩。明明在记忆中,城之内是不喜欢过于甜腻味道的人,她却加了三颗方糖……加了两颗高于一般食用糖甜度是一点七五倍的果糖球的自己,岂不是更没救了?


Xx


自己对于城之内情感的认知,大门更加确定了。自己确实仍喜欢着城之内博美这个人。

也仍深爱着她。

但每当大门更加确定自己的情感时,她却发现自己看不见她们两个的未来。

深夜里无法形容内心里那种莫名的恐惧;清晨时分看着爱人的睡颜幸福感又会淹没那些没来由的害怕。

人们总是患得患失,不断挣扎着。

而这样挣扎的结果就是,大门未知子选择逃跑。

比起城之内博美对于两人情感的信任,大门更倾向自己承担这些痛苦。毕竟自己本就不是擅长隐藏心思的人,即便这些想法她已经藏匿很久,藏匿到终于溃堤,大门仍选择独自承受。

宁愿伤害对方也不愿向她提起内心的软弱。


这样还有资格说「喜欢」吗?更何况是「爱」。


她忘记是谁告诉自己的,『若真要选择结束恋情的话,至少也选在夏天吧。 』

春天最后一天,盛夏正要开始的第一天。

大门未知子选择离开她深爱的人。

评论(5)
热度(31)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 AmamiyaKiw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