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妳,只因為妳是妳。」

2/1、7/12、7/17、
以及我所不知道的…妳的生日。

《春はゆく》肆

前言:这次想说的话放在最后( • ̀ω•́ )


-------以下正文-------


她绝对没有他人所想像那么豁达。

光是和分手的前任一同工作,手术途中时不时也能感受到对方拼命掩藏的眼神,就快让城之内博美喘不过气,更何况今天那人还要留宿于家中。虽说是自己的提议,但城之内博美已经开始感到头疼。

借着「整理客房」明摆的借口逃离,双方都知道城之内的习惯,即使不住人的房间也会整理的干干净净,以防万一,无论是客房或是舞的房间都是。城之内站在客房内,手扶在门把上,深深叹气。

疼到快炸裂的头不断刺激着自己的耐心,何苦止痛药一向放在客厅,而她也还不想、也没自信能回去面对。

面对大门未知子或是自己焦躁不安的心。

她很害怕,没错,害怕。城之内有种拨云见日的错觉,仿佛终于找到内心当中一丝不愉快的原因────她害怕着自己会在大门未知子前崩溃,嚎啕大哭。

和自己生病时的啜泣不同,哭喊着为什么大门要和自己分手。


当初可是大门羞红着脸问能不能和自己交往的啊。


而为什么要丢下我呢?城之内咬紧下唇,毫无血色的唇瓣此刻更加惨白,原本扶着门把的手无力地垂下,城之内转身面对整洁的客房,走道床边无力地跌坐在床上,又放弃思考地躺上去。她看着天花板的灯,客房的灯光与主卧不同,是冷冽的白光,原来大门每一次被自己赶来客房睡就是这样的感觉吗?

啊啊、城之内胡乱地抹去眼角渗出的泪珠,这没什么好哭的。

这不好哭的。她一次次告诫自己,被丢下的人没资格哭。

但是,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抛弃我呢。

失去朦胧意识前,城之内如此想到。


Xx


大门又一次察看手机时间,距离城之内说要去整理客房已经过了快两个小时,本就整洁房间根本不用打扫这么久吧。大门很想去察看她的状况,但对方明显著是要躲着自己,不然何必去整理根本无须再整理的房间?

女人拿起马克杯,喝下最后一口咖啡,没能融进咖啡的果糖沉淀在杯底,最后一口的咖啡是如此甜腻,跟现在心中感到的苦涩形成强烈对比。大门站起身,将城之内喝到一半的马克杯一起收去厨房,随手将餐具都洗起来,她随意将水渍抹在衣服上,转身走向客房。

「ひろみ?」还是礼貌性地敲门吧,大门在握上门把准备转开的前一秒呆愣思考下,她敲了敲房门,却无人回应,再一次出声呼唤房内的人,仍不得回应。

心一急,大门直接转开门把,冲了进去,看见城之内仰躺在加大的单人床上、大口喘着气,大门未知子的心忽然慌了起来。

该不会又来了……?大门快步走向床边,坐在女人身旁,轻轻摇晃对方,不断柔声呼喊她的名。

「ひろみ?ひろみ!听的到吗?」女人沉重的喘息让大门惊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她伸手摸了摸城之内的额头。


好烫,异常的烫。心中却又泛起一丝心安,幸好只是感冒,并非复发的胰脏癌症状,虽说这可能性并非没有,至少上一次体检时,大门还记得数值都很正常。


「ひろみ!」大门将女人抱回主卧,并回到客厅找到城之内家的医药箱,从里头翻找出体温计、退热贴以及退烧药,回到主卧的大门,心疼地看着城之内紧皱的眉头,一定很不舒服吧。

为什么自己没能早点发现呢……但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关心人家。

「ひろみ先吃药吧,会比较舒服点。」大门先是量体温,37.8℃,低烧接近发烧的情形……她咬紧下唇,撕开退热贴,撩起对方的浏海,替她贴上,又是半哄半骗地让城之内吞下退烧药。

生病的城之内,会比平时更加固执。大门倒是开始怀念起。


自己好像被抱起来,又被放到床上,棉被也被拉到颈脖处,好热……城之内伸手想拉开却又没什么力气,而棉被像是有自己的意识般确实被拉下去一些了。

终于比较好呼吸了……额头忽然感受的凉爽让城之内稍微放松一些。好苦,似乎有人往自己嘴里塞了什么,苦到城之内反胃地想吐出来,却又被温柔地喂了水冲淡苦味。

城之内博美恍惚地睁开眼,眼前模糊人影好像是自己很熟悉的人,是谁……?妈妈?舞?

不想思考、懒的思考,也没力气去多想。

但此刻有个问题一定想问出口,而直觉告诉自己,眼前的人一定能回答自己。


「みちこ……为什么要丢下我呢?」

有没有听到回答,也都不重要了……因为事实就是,自己再一次的被抛弃了。


Xx


大门小心翼翼关上主卧的房门,她现在思绪很乱。

一方面是因为城之内博美发烧,一方面是因为城之内博美方才简短的一句话。

她问出的话,和自己印象中坚强的城之内博美大相径庭,大门未知子不明白,被丢下的不是自己吗?城之内为什么要说出那样的控诉?

无助、无力,语气中又带着无可奈何,她的一字一句都在刺痛大门的心。

大门绝对忘不了那时城之内的表情,『大门さん真的很像个孩子呢,』强迫自己坚强起来的模样,『而小孩子是很残忍的,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爱就是不爱。而我们也都不是小孩可以为所欲为了。 』泫然欲泣的模样,藏在背后的双手肯定不停颤抖着吧,连肩膀都抖的那么明显了。


『对于我而言,我的不爱。就是把妳从第一顺位排除开来。 』

呐呐、ひろみ妳真的爱过我吗?为什么可以那么简单就放手呢。


大门深呼吸,还是选择将放在橱柜上的钥匙拿走。

前往超市的路上,灰蒙天空仍不见雨滴的坠落,而常走的道路也因为昏暗的天色更显得孤单。

以往都是两个人手牵手一起散步的啊。

忽然一阵冷风吹过,大门缩了缩脖子,明明是七月盛夏此刻的天气却一点也不像夏天。

她加快脚程,终于走到超市,回想着平时城之内会做的料理,难度对于自己而言似乎太高了。出门前她确认过冰箱,里头除了自己先前买的啤酒和冰块外连一点青菜都没有,城之内博美真的有好好照顾自己吗?

女人思考着,白粥自己还是能做的,白米城之内家应该还有,以防万一大门还是拿了一包小份的白米,再挑了些蔬菜和肉,准备要去结帐时又走回去拿了一瓶牛奶。

当大门回到公寓时,才刚进一楼大厅,就听见外面传来一个巨大的雷声。她紧蹙眉头,回到城之内家。

手握城之内的钥匙,站在门口处却不敢开门。


如果这扇门又打不开,怎么办?


-----------------------------


之前有人说「想看城城生病」来着(虽然我本来也想这样安排啦) 这样算还债了吗

意外地很多人(?)觉得上一篇很虐 (((゚Д゚;)))

那这篇......嗯,请不要寄刀片给我 Σ(゚Д゚;≡;゚д゚)

我是觉得真正虐的地方(想写的地方)还没到啦

评论(14)
热度(32)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 AmamiyaKiw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