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妳,只因為妳是妳。」

2/1、7/12、7/17、
以及我所不知道的…妳的生日。

《春はゆく》伍

前言:这篇总不算虐了吧!也比较短一些ryyy


------以下正文------


将白米淘洗干净,再将胡萝卜切成小丁块,大门将洗净的白米和胡萝卜丁放入砂锅中,加入二点五倍的水量转中小火让它慢炖。幸好在超市时有多买,当她回到城之内家时,发现麻醉医生家里除了酒以外只剩两颗鸡蛋。大门又切了一颗牛番茄成丁状,小心翼翼地保留番茄汁水一起放入碗中,放到炉子一旁备用。

女人看着蒸气上腾的砂锅,白烟阵阵冒出,思绪有些恍惚起来。


小孩子、孩子气、幼稚。

这一类的形容词好像经常被套用在自己身上。

我行我素、不太会看人脸色、孤傲。

这些也常常听见呢。

当初除了被城之内博美的眼神吸引外,她为什么会陷进去呢。大门想不太起来确切原因,总是一副孤傲的自己遇到一个对谁都可以很温柔的人,任谁都会沦陷吧。

但明明城之内也朝自己发过火,她们也曾为了手术事情吵架,而关于情感方面的,七年间从未有过争执。

分手,算争执吗?

或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逃跑借口。

如果可以,城之内会愿意再牵起自己的手吗。


大门打开锅盖,里头的白米已经吸饱水份煮的软烂,汤匙稍微搅动锅内的粥,确认米心和胡萝卜丁已经熟透,女人将放在一旁后时已久的番茄倒进锅中,又再原本的碗里敲颗鸡蛋,打散,跟着一同倒进锅内。

虽说是白粥,也只是有次看着城之内在厨房烹饪时,自己站在一旁默默记下来的,能派上用场实在太好了。

蛋液和滚烫的白粥混和,大门搅动汤匙的力道并没有太大力,她不想把它弄成细小的蛋丝,而是有些大块、软糯的蛋花块。

最后再撒些盐,确认味道不会太咸后,大门盛了一小碗,放到托盘上。

锅盖盖回砂锅上,把火关掉,反正砂锅保温效果还可以,如果城之内之后还吃得下,再加热也不迟。


[晶さん我今天不回去了。 ]拿出手机迅速敲打完,传送,大门端起托盘走到主卧。

抱歉呢,下午的时候在楼下撒了个小谎言。


叩叩。没有回应,大门转动门把,走了进去。

床上的人不再发出沉重的喘息,而是安稳平静的昏睡着,而紧蹙的眉头仍没有放松的迹象。想必城之内也没吃午餐吧,现在都已经接近晚餐时刻,大门先前就和神原晶确认过城之内的行程,或者说,自从分手后大门每次都会拐着弯和神原打探城之内的手术,而今天她只有一台在庆林大学医院的手术。大门思考着要不要叫醒对方。

突然又一道雷落下。

没拉上厚窗帘毫无遮掩功能,白光瞬间从落地窗闪过,轰隆────巨大的落雷声惊醒床上的人。

城之内博美被闪电及雷声吓醒,她转过头去察看落地窗,窗外雨势渐大雨滴像散弹似的泼洒在大片窗户上,远处时不时闪过几道落雷,薄纱制窗帘毫无遮掩的作用,她正准备站起身,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异常沉重。


「ひろみ还是躺着休息吧。」闻声,城之内缓慢地转过头,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人。

对齁,自己原本应该在客房来着,为什么现在回到主卧室了?比起这些,城之内更想问的是:「大门さん这里是『我的』房间吧。」特别加重语气问着。

大门将托盘放在床头柜上,「妳发烧了,还是好好休息吧。我先去客房,晚安。」转身便要离开。


如果她现在离开,自己是不是永远都不会知道答案?

一个强烈的直觉让城之内抓住了大门正要离去的手,大门停下脚步讶异地回头。

人在生病时会展现最脆弱的一面,即使是平常再坚强的人,也都有软弱的时候。

此刻,大门看见了城之内博美软弱的时刻,与那时两人在医院天桥上的对话一样,同样无助、同样令人心疼。城之内胡乱地抹去眼泪,「为什么?」

没有后半句未完成的句子,大门未知子却能从对方的泪水中看出她想问的问题。


「如果,」大门重新面对床上的人,眼神闪躲语气却很坚定地开口:「我还喜欢ひろみ,可以吗?」

评论(7)
热度(34)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 AmamiyaKiw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