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妳,只因為妳是妳。」

2/1、7/12、7/17、
以及我所不知道的…妳的生日。

《春はゆく》柒

『一个被压抑久的灵魂,需要多久才能回复原本的它该有的色彩。 』

学医的城之内博美知道自己并不太相信灵魂一词之类的说法,但给予尊重。会在某个时间点忽然回想起过去曾经看过的问题,是自己成长到能够解开那到谜底了吗?在学时期曾随意翻阅小说里头的句子,看似轻易的一句话又饱含多少思绪在里头,除了作者外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明白。


那年无法理解的小说结局,现在能好好理解当初作者安排的寓意了吗?


自顾自地认为所做的选择都是替对方着想,而非和对方一起寻找问题的答案。

作者选择将相爱的两个人永世分离,到头来谁也没能和对方诉说彼此的心意、在自己心里真正的地位。

当初嗤之以鼻的结局,如今看来又是多么讽刺。

人们总是在得不到手时才懂得珍惜、明白何谓付出与收获。这句话无论套用在哪一方面都是一样的定律。

自己也是一样的吧。职业关系看过太多太多世间百态,明白生命中一定会有时走的并非那么顺遂,才会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变故看淡许多。

只要不造成他人麻烦就好、不要变成别人的负担。

上一次产生反抗心理是什么时候?是岸田卓也提出离婚,自己非要争取到舞的扶养权时候?不对,是下定决心成为自由的派遣医生时,当大门未知子提出邀约并认可自己的时候吧。


渴望自由且抑郁许久的灵魂,终于找到属于她的彼岸。


实际时间过得比体感时间还要缓慢许多,经历这一系列令人疲惫的跌宕波折过后也不过才晚上九点,窗外的暴雨仍没有要停止的迹象。

城之内博美仍维持刚才赶走大门的姿势侧躺在床上,她想离开房间确认大门未知子是留下还是离开。若离开了,那她们的关系也就真的到此为止了;若她留下,城之内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想要她留下却也不想见到她。

自己绝对不是温柔的人,城之内博美很自私,自私地藏好所有小心思不让他人发现。好好地保护自己才不会让别人伤害真实的自己。

过于保护自我而作茧自缚。

和那些私自认定自己很温柔的人有什么区别呢、城之内不过也是把对于自由的渴望强加在大门未知子这个人身上了吧。压抑太久的灵魂没遇过如此自由自在的人,才会对自由产生向往、产生情愫。

将春天带来的微风吹开封闭已久的城墙大门,伴随着春天花瓣一起在死寂的内心激起层层涟漪。

在明白何谓自由后,被压抑许久的灵魂需要多久才能遗忘对此的向往呢。


答案呼之欲出。


一个流浪太久的躯壳遇上一个习惯压抑的灵魂,在一次次相处过程中渐渐发现对方的好与坏,无论是在他人前的伪装或私底下的幼稚,都能完整地被好好接纳。

总是站在自己专属的位子上看着对方的侧颜,那双眼眸中充满「绝不失败」的决心与认真,不苟一笑的模样和私底下小孩子性格完全相反,总能在手术室中带给众人安心、让人们不自觉想依赖她。

抑制自我的灵魂太久看透体制威权,看尽医生们的权力斗争,看过太多回天乏术,这样的自己也能体会到自由并予以相待。

单说「喜欢」显得过愈煽情;要说「救赎」又过于沉重。

因为太过贪恋于大门未知子的自由,而想着能被那样的拥抱救赎,安于现况与享受被爱的自己。

春天才会逝去。


Xx


翻来覆去也无法安稳入眠的城之内,终究选择打开房门,本想走到客房查看对方状况,却发现客厅的灯是被点亮的。她掉头前往客厅,发现大门未知子正坐在餐桌上像是在写东西的模样,城之内静静地没有上前打扰,一向像个孩子的大门唯有在面对病患病情时才会流露的认真性情,自己也没能看过几次。

她知道对方总会在手术前做好写满好几页的手术笔记,上头详细记载着每一个步骤以及可能会发生的情况。

大门未知子绝对不会失败的自信来自手术前无尽的资料调阅以及反覆模拟,鲜少人看到她的这一面才会断定她是盲目自信,却又仰赖她强大的手术能力。

城之内一直很想知道当初大门面对自己胰脏癌时的手术笔记,那人总是死活不让自己看。

没能一次替自己清除所有癌细胞一直是她心中难以抚平的伤痕,就和自己腹部那两道手术疤痕一样。

褐色眼眸黯淡下来,零星的记忆雪花又在一次飘下,城之内记得在她们相互渴求的夜晚,外科医生总是会一次次亲吻自己身上的伤疤,充满爱意和悔意的吻落在腹部,城之内总会一遍遍地抚摸她的头告诉她:「没事的。」


对于伤痕,她们有太多能回忆起的。


两人总会在对方身上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然而真正能消褪的也只有那些吻痕。

每一次的欢爱,无论是城之内博美诱惑亦或大门未知子主动,在褪去衣裳后两人腹部上的缝合处总是在提醒自己────当初可是差一点就失去对方。

现在的分手,也算失去彼此吗?


大门听见细小的闷哼声而抬头,发现城之内博美穿着单薄站在走廊边看着自己。

她毫不犹豫起身,将总是放在沙发上──当初因某人总在沙发上睡着而买的──薄毯子递到对方面前,示意她披上。

接着才回到座位上,继续着她未完成的工作。

「好久没看大门さん这么认真了。」乖乖披上毯子的城之内跟着大门的步伐坐上餐桌,她才发现,大门未知子并不是在书写关于手术的事情。

而大门也没有掩藏的意思,「ひろみ要更加好好照顾自己呀。」大门正在将今天采购的食材写上保质期限和制作便条,便条是准备贴上冰箱门,上头写着冰箱里有哪些食材。

「学会照顾人,这样算长大吗?」大门自嘲地笑了,她望向城之内的眼神没有平时的自信,有的反而是不知所措及软弱。

橙黄色的灯光更显的大门此刻落寞的神情,自我嘲讽的意味更加浓厚。

城之内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也明白大门未知子并不想要自己的答案。相识九年累积的不只有手术间的默契和信赖,更多的是两人无须多言也能知道对方想表达的话语。

「我们都不是小孩子能为所欲为了。」


如果重拾一段人际关系是如此简单的话,为什么,我们要错过?


---------------


碎碎念:

所以说她们要和好了没ヽ(´Д`ヽミノ´Д`)ノ 问你自己啊

十章以内可以完结吗????

对了祝大家中秋节快乐哦( ・∇・) 感觉到虐一定是错觉

评论(7)
热度(40)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 AmamiyaKiw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