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妳,只因為妳是妳。」

2/1、7/12、7/17、
以及我所不知道的…妳的生日。

《未来今日》

既不是来不及,也不是没能相遇,只是妳要等我下。

我在等的人正优雅地走在前来的路上。


Xx


她的眼中漂流着时光浮云,那一瞬间像是要被卷进去一般的令人沉醉。

两个人相互依偎在双人床上,她的手臂给她枕着,安心的臂湾永远为对方敞开;她轻轻窝在她的怀中,找到最适合的角度,熟悉的动作仿佛一开始就被刻在彼此的基因定序里。

入夜,她们会相互拥抱,偶尔会拥吻、缠绵。

而今夜,有的只是一人疲惫的沉睡,另一人温柔地替爱人盖好棉被,接着张开双手拥她入怀,怀中的人无意识地朝温暖处窝了窝,调整到她们习惯的睡姿。

无论是哪一方牺牲手臂、做好被压到麻痹的准备,另外一人绝对会缩在她的怀中。

就和她们相处时一样,互相谦让、相互信赖。


大门未知子怜爱地看着怀中的恋人,露出和她一样温暖的笑容。


Xx


当她睁开眼时,是六甲贵史放大的面孔。

「唔哇!六甲さん!」城之内博美慌乱地收拾桌面,将对方推开。

六甲倒是一派轻松地将手扣在后脑勺,「没想到城之内也会偷懒睡觉呀?」

「你在说什么啊。」一个手刀不算用力──却也毫不客气──的劈在六甲的头上,岸田卓也没好气地挤开对方,回到座位上。

「喂!岸田、你也太偏心了吧?」六甲皱着眉头嚷嚷着不公。

「小声一点,这里是图书馆。」城之内压低声音,试图制止眼前两个幼稚的男高中生。


时间,一月寒冬。

呼之欲出的炙热情感都能在讲出口的瞬间凝结成冰凉的空白,液化作用远比自己的心愿更快还要能实现。

三位高中生在图书馆内用功一个下午。三年级生,这个词总有些不切实际的感觉,高中生活就要这样结束了啊……城之内博美分神地想着,眼前坐着看起来吊而啷当、成绩却很好的六甲贵史,身旁则坐着一年级便认识的岸田卓也,三人是在高二那年分到同一班后而开始一起行动的,三年级高中生涯中最后一次分班也没能把他们拆散,而现在他们三人组就一起在图书馆里为升学考试努力。


两个男生和一个女孩子能有什么其他心思呢。

说高中没恋爱过也总有个暗恋对象吧,而这样两男一女的组合又常会有偏离友谊的情感所擦出火花,但这件事情到这三个人的身上似乎起不了作用。

无论是六甲贵史或岸田卓也,两人从未有过争执城之内博美过的戏码上演。

有的通常是六甲收到城之内替其他女生转交的情书,或是两位男生替城之内挡掉的烂桃花,而岸田卓也────全三年级都知道他在高二第三学期时就和城之内博美表白过了。

该说城之内博美残忍呢、还是岸田卓也不着急呢?两个人不温不火的相处模式在六甲眼里看来,旁人都比他们着急,无论是班上同学或是班级导师。两人不仅是班级里的一二名──时不时会交换──更是年级前十的排名,头脑好、性格好、男才女貌,这样的人却没擦出半点火花?谁相信啊。


城之内博美相信;岸田卓也……半信半疑。


他可以很自信的说,在城之内博美心中自己一定占了相当大的比率,但城之内却从未答应过自己的表白,只说着她想朝医学院努力────而这也是他们共同目标:东帝大学医学部。

高一那年岸田就有稍微试探过城之内的想法是不是和自己一样,却意外得到对方认真的说着自己未来想当医生,为此岸田只好跟着心爱的女孩一起朝医学院的目标前进,幸好自己对于医生这个职业并不感到讨厌,反正当初对于未来也没有目标,干脆就立志当医生也没什么不好。

真正有想法是高二那年,喜欢小孩子、擅长和小孩子相处的岸田才确定自己想朝小儿科的目标前进。他记得当初和城之内分享自己的想法时,却惹来对方鄙视和怀疑的眼神像是在诉说着:你该不会是个萝莉控吧?

而说着想要朝医学院努力的城之内博美却对未来一点方向都没有。

城之内有想过要不要和岸田一样当小儿科医生,心中却有些抗拒那样的想法,小儿科医生并没有什么不好,但她相信自己可以做的更好,她分析过自己的性格,遇到突发事情不会慌乱、不怕鲜血、不怕皮绽肉开的伤口,她有想过要不要成为一名外科医生,却又不觉得自己有那样个勇气成为对他人生命负责、拿起手术刀的人。


某方面来说,在拿起手术刀的瞬间,外科医生也是个杀人犯呀。


一方面烦恼着未来出路,一方面对于岸田一起当小儿科医生的提议感到抗拒。升学压力以及情感问题,没有一个是目前的城之内可以解决或是有想解决的。

她暂时能做到的是,再想尽办法提高自己的成绩,感情吗……时候到了,自然会明白。

就跟人生多数的烦恼一样,当时间强硬而残忍教导你成长时,同时也为你的迷茫带来解答。


在学校图书馆待到闭馆时间的三人,缓步离开建筑物,坐了一整天维持相同的姿势而感到酸疼的肩颈,让城之内在伸展时不自觉的闷哼。

六甲贵史说有事情要和他们走反方向,肯定又是和校内哪个女生去玩了吧。城之内在挥手道别他时,又同时羡慕起对方的自由,看似和谁都很要好的城之内,心中那份戒心却是比谁都还要难以攻破。


温柔、乖巧、温顺,就是城之内博美最好的保护色。

偶尔表露的毒舌是她小小反抗心理,也不会造成他人厌恶、反而对于这样的反差,让她在同侪间有更高的人气。


「呐、城之内。」岸田想牵起身旁女孩的手,又默默地放弃原本的打算,他通红的脸认真地看着他喜欢的女孩子,「如果我们都考上东帝大学医学部,妳愿意做我女朋友吗?」啊啊、这样说好害羞啊,岸田觉得自己的脸红得跟暖炉有得拼。

城之内半眯眼微微侧过脸,她不是不知道岸田对自己的情感,只是她无法确定这一段感情自己想要的吗?对于恋爱毫无经验的城之内博美,虽说常被表白却也从未答应过谁,「先以医学部为目标吧。」城之内牵强的给出相同答案。

不常下雪的神奈川,街道上只有凋零完的树木被挂上彩灯,明明圣诞节已经过去将近半个月,而那些装饰灯却没有要被拆下来的意思,或许是这样多少可以添增一些气氛吧。

延后逐渐寒冷凛冬造访的错觉。

呼──城之内望着天空,朝它深深吐出一口气,在吐气的瞬间白雾倏地消散于空气之中,和薄暮融为一体。

两人在十字路口分别,一人向左另一人向右。好像成长这件事情就是不断教自己关于离别,城之内站在马路口看着行人号志的倒数计时想着,高中也快要毕业了啊,人生的下一个阶段也要展开,而她却对此感到不知所措。


说着想朝医学部努力也拿出相对认真态度来坚信自己的选择,但心中仍会泛起一丝丝迷茫,对于未来未知数的困惑。

每一个人都会有不知所措的时候吧,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处不知道该朝哪走,驻足在原地绝对不是好选项,但又实在不想踏出那一步去面对未知的一切。

如果世界上的所有问题和试卷上的是非题一样就好了,只分对与错,无需去考虑选择题之后选项的后果,人生比起两个选项的是非题和四个选项的选择题要困难许多。

一张空白的试卷让自己写上问题和答案,答案不难写下,真正难写出的是那道问题。究竟是答案取决于题目,还是题目限制了回答?

行人号志的倒数计时归零,红灯亮起,而城之内博美还是没能跨过去马路的另一端。


「ひろみ?」马路对面,一个陌生的脸孔用温柔、满怀爱意的笑容向自己招手。


谁啊?城之内博美当下第一个反应是转身远离,却又对于对方的身分感到好奇。

很少人会直接叫自己的名字,除了家人之外,班上同侪间──即使再要好的朋友──也都是称呼自己姓氏,而非名字,许是因为自己也都礼貌性称呼他人姓氏及都使用敬语吧。

能直接喊自己名字的人,和自己关系应该很要好吧?但十七年的记忆瞬间闪过,也没能搜索出有关对面女人的印象。

绿灯再次亮起,只见女人踏着高跟鞋快步朝自己走来。


四十二岁的大门未知子和十七岁的城之内博美相遇了。


Xx


一开始她对于眼前的景象感到陌生,不明白自己身在何处。寒冷强风吹过,吹起她褐色的短发,她的心又更加冰冷。

外科医生的直觉让她很快的冷静下来,她无所事事地漫步在街道上,对于自己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也不想追究。顺着指示牌走过商店街、走过一个又一个路口,她明白一件事情。

自己正在神奈川的横滨市。但又并非自己曾造访过的横滨。

周围的景物比自己熟知的看起来还要崭新。记忆中街角应该要有的大楼此刻也只是建筑工地,连地基都还没打好。

大门未知子继续在街道上慢悠悠地走着,经过章鱼烧摊时,摸了摸口袋,刚好有零钱在身上,顺手买了刚出炉热腾腾的章鱼烧。

如果说是梦,这章鱼烧的口感也太过于真实了些。

就把现在的一切当作一场梦境吧。大门暗自做出决定,梦境总能反映现实中最想要的事情,自己肯定是想吃章鱼烧了。

她继续在街头乱晃,马路对面的一对高中生引起自己的注意力,她稍微加快脚步想走近点看,意外发现那名女高中生是自己在熟悉不过的人。


「ひろみ?」


她快步走向路口,正打算过马路时,行人号志却转为红色。大门朝对面的少女喊着她的名字,用力朝她招手。

但为什么城之内现在穿着高中制服啊?脸看起来也年轻不少,还是那种酷似少年的短发,若不是她穿着百褶裙,大门应该也会认为她是那种阴柔型的男生。

着急的大门终于等到号志转变的那一刻,她快步走过马路来到少女面前。

「我认识您吗?」和记忆中城之内的声音有些不同、更加稚嫩些,近看眼前的城之内也比自己所认识的还要更多防备心,但那眼底中的温柔大门绝对不会认错。

「啊、」大门好像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刚好路过看見妳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呢。」女人苦笑,「可能是我认错了吧。」她看着少女紧抓住书包肩带,她又开口:可以告诉我附近哪里有咖啡厅吗?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城之内不禁反问自己,为什么现在要和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坐在咖啡厅里?

留着比自己长些的俐落发型,拿起咖啡杯的手指节骨分明,带着自信又孤傲的气场,这样的人和一个高中生有什么好说的?

「妳、现在……十七岁吗?」这是什么要拐卖人口的话吗?城之内的警戒心瞬间飙升。

「嗯。」如果状况有异,马上大喊。城之内下定决心,幸好两人所在的咖啡厅是连锁企业,身边也很多人来来往往,对方应该无从对自己下手。

问完这句话后,对方却流露出怀念的神情,说着自己也好想回到高中生活呀。

高中生涯是在成年后会开始怀念的一段过往吗?城之内有些疑惑,这不该是一段懵懂的时候吗,对于未来毫无头绪,对于当下也不知所措,回顾过往也没能称上成功。

要说精通做人处事、人情世故,在社会人眼里又那么无知愚笨。

「怀念吗?我现在可是很困扰啊。」城之内喃喃道。

「遇上什么事情了吗?」女人轻轻一笑,让城之内有些发楞,不自觉地将现在烦恼的事情和对方通通说出口。


如果对方是一名成人,应该知道该怎么做吧。


没想到对方听完,一脸严肃,她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反而开始说起自己的事情。她也是东帝医科大学医学部出身的,后来转到古巴继续学医,有着军医、船医,甚至兽医的医生执照。

「最重要的是,不要放弃任何一位病患。」女人黑色眼眸坚决的看着自己,「外科医的手术能力,是在最开始的训练中决定的,端看妳用多大的热忱去学习手术,看了多少外科医生的优秀技法,如水流倘一般,反覆做基本练习,才能做出完美的手术范围,这才是最理想的手术……而最重要的是,再怎么困难的手术,都不能放弃患者,这是我最重要的师傅教给我的。」

她的话让城之内开始反思,自己好像太过于轻视当初想成为外科医生的决心了。

「如果……不能成为外科医生,」少女的声音开始颤抖,她无助地看着眼前的女人,「我到底该往哪里走才好?」

大门放下咖啡杯,沉默地望向窗外,这里应该只是梦境吧。大门开始怀疑起来,如果是穿越这种电影情节,她的一言一语会影响城之内博美往后的整个人生。


她不想要未来是没能和城之内博美邂逅的;又想要十七岁的城之内博美走出自己想走的道路。


「我们对于未来都是要自己负责的。医院里面并非只有外科医生才能救治病患,每一个岗位的人都有自己该做的事情。」她说的很小心,大门更倾向相信这是一场梦,但还是斟酌自己的词语,「不用感到害怕也不用自责,对于未来会感到迷茫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

『如果妳想,也可以选择成为麻醉医生。 』这句话她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这样妳也是有帮助到外科医生,帮助到我。 』

夕阳消失在地平线的那一端,夜晚降临。大门喝下最后一口咖啡,她有些发愣地看着方才少女坐过的位子。


如果时间把我丢在没有妳的未来,我们还能相遇吗?


Xx


城之内博美睁开眼睛,恋人熟睡的脸庞令她无比安心。她轻轻抚摸上恋人脸颊,在她额上留下一吻。

好像做了一个很怀念的梦境啊。

梦里自己回到高中生活,对于未来的迷茫不安,不知所措的模样在现在成年自己看来很可爱。

「ひろみ?」身旁的人收紧放在城之内腰际的手,咕哝沙哑的声音根本还没清醒。

「早安啊。」城之内轻笑。

「现在几点了……」年过四十仍像个孩子的外科医生,意识蒙胧不清问着。

城之内看了下床头柜的时钟,「五点多,可以再睡一下哦。」会这么早起是因为昨天自己先睡着了吧,明明跟着大门开了三台手术──不对,自己是四台,还有一台是跟着加地秀树──果然老了啊,城之内感叹。

「嗯……」快要再次陷入熟睡的大门却突然将城之内拉的更近些,「怎么了吗……」她在恋人耳边轻声问着。

「做了一个很令人怀念的梦。」城之内闷闷地说着,「想起自己为什么会成为麻醉医生这件事情。」梦里的自己好像是在和一个外科医生谈话过后,决定自己目标的。她稍微抬起头,发现对方根本没在听自己说话,城之内露出苦笑、蹭了蹭恋人,继续在她怀中沁取她的温暖。

怀中的人没能发现大门悄悄上扬的嘴角,她的额头紧贴恋人秀发。


入睡后又再次醒来的话,就再次入眠吧,有妳所在的梦境无论数次,都是可以的。


人生不断教导的成长总在不知不觉中,路的尽头会诉说着对与错的结论,而我的尽头有妳。

既不是来不及,也不是没能相遇,只是我们相遇的有些晚了,但我们从未错过。


---------------------------

后记 (惯例喃喃自语)

灵感是陈奕迅的《明年今日》,但文章本身和歌词没什么关连性

原本只是一个小脑洞,只是想让大门遇到年幼(?)的城之内说:「如果不知道可以做什么,就做我专属的麻醉医生吧。

结果爆字数变成5000多的字ry(我怎么就克制不住自己的手呢) 然而大门也没能说出这么帅气的话(

因为是脑补的,所以才写岸田是高中就和城之内他们同校、从高中就喜欢城之内XD (以下开放放火烧岸田(住手))

正剧里没有明说城之内是神奈川县的哪里人,就随手写了横滨,不然其实我原本是想写镰仓(好

城之内的短发设定是来自内田小姐姐刚出道的发型wwww

(在写这篇的时候)

:我会好好引导大门和城之内和未来的自己相遇的!只是要先忍受一下岸田(X

友:岸田到底多顾人怨XD

:不会到顾人怨,就是,大家都喜欢城之内,而他是唯一一个娶过城之内的人(?)不是性格多讨厌,而是做错事

友:他做错什么事??

他娶了城之内

友:靠WWWWWWWWWWWWWWWW

连后记也越写越长的我ry 好了、真的废话完了!

评论(6)
热度(43)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 AmamiyaKiw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