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妳,只因為妳是妳。」

2/1、7/12、7/17、
以及我所不知道的…妳的生日。

《獲物は君だよ♪》

前言:

也是之前在LOFTER上问大家想看什么题材的点文系列,这次是「想看城城被大门带坏的心路历程」+「好像很少看到城之内吃醋...?

好久没体验一小时短打了(*゚∀゚*)


---------------------



「VIP病患────」蛭间重胜沙哑的声音说着这次会议当中的重要病患,被迫一同开会的派遣医师也被要求一同出席。

一开始她还很认真的准备听取病患报告,但在派系的争夺下,女人开始稍微分神,原因是她知道某个人一定会在吵杂的群众间出声。

「这个手术我来做!」城之内稍稍侧过脸,不愿意看向会议室前方,她听着那女人踏着高跟鞋的步伐从后端传来,最后停在CT照片墙前,仔细端详、脑海中快速分析病情并且断定出,「这个手术,只有我能成功。」

在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后,一定会出现的是:「因为,我绝对不会失败。」

城之内深深吸一口气,这样的场景真是不管上演几次,这些驻院医生都不会感到厌烦欸……悉知对方一举一动也明白术前会议的争论不过是走个过场,看对方总是跃跃欲试的模样想开刀,城之内博美也无话可说。


毕竟是自己选择的搭档及恋人。


习惯了对方的我行我素,潜移默化间自己也沾染了这样的奔放不羁,虽然不到她那么夸张。城之内用原子笔在白纸上画下一个又一个重复性的圆圈,试图驱赶些睡意。

「这场手术就交给加地医生!」争论结束,城之内抬起头朝右侧不远处的加地秀树礼貌性的点头致意,毕竟无论是谁开手术,被指定的麻醉医生只有一位。

啊啦啦、又会是忙碌的一天呢。城之内看着发下来的手术通知书,一天的时间都要在手术室内度过了……


Xx


「ひろみ?」神原晶有些担忧地看着发楞的城之内,「妳还好吗?」

城之内这才回过神,随手挑了一张麻将牌打了出去。

「啊啦、胡!」大门未知子手舞足蹈的模样,让城之内本就不佳的心情又下降许多,「大四喜!」她一脸得意的模样真的是……

「我先回去了。」输牌就走这种事情真的很没气度,但今天城之内真的是一点也不想待在牌桌上,她走出名医介绍所,用手机简讯传了一封抱歉给神原,快步朝自己家方向走去。

对于城之内一系列的举动,神原似乎没有很意外,听见手机响起简讯提示声也没有多加理会,而是转过头笑笑地问着他的徒弟:「又吵架了?」

大门瘪着嘴满脸无辜,「我才不知道她怎么了。」

神原不慌不忙地抱起斑凯西,斑凯西在他怀中就像个孩子,尤其神原还用哄小孩的方式摇晃,一边说着:吵架了就该和好呀、无论是不是妳的错,这么晚了,ひろみ一个人不安────话还没说完呢,另一个也跑了。

「真是的,斑凯西你说,到底是谁带坏谁了啊?」


「城之内せんせー!」大门没想到城之内的步伐可以走那么快,自己也不过晚她几分钟离开而已,已经追不上人家了,最后是在城之内家的公寓一楼才赶上她的背影。

城之内并没有理会身后的人,反而淡淡地转过去看了气喘吁吁的对方一眼后,独自走进公寓大厅内。

「城之内せんせー!」大门追上对方,拉住她的手,「ひろみ……さん?」在看到对方的眼神后她马上改口。


最后还是让大门未知子留宿了,即便心中有千百个不愿意。

城之内洗完澡出来,看着在沙发上整衣危坐的女人,明明穿着浴袍也不擅长正座的女人,此刻却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

「进来吧。」城之内丢下一句话后走回主卧室。

大门并没有跟平时一样直接躺在双人床上,她反而很严肃地坐在床沿,抿嘴看着恋人不疾不徐的吹干头发。

吹风机的声音正好能掩盖掉此刻狂跳不已的心跳声。大门暗自想着。

「大门さん不睡吗?」一如既往温暖的笑容,此刻参杂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感觉。

「还、还不太困呢……」难得结巴和弱气的大门未知子,城之内怎么可能会放过呢?

城之内双手环住对方颈脖,强迫大门抬头看着自己,她攀上对方、跨坐在恋人腿上,「是吗?可是我困了……」


甜蜜的笑容是危险的讯号,知道妳总是很任性,但更胜一筹的可是我哦?

轻易撩动妳的所有心思,这就是身为恋人的特权。

无论是谁,都无法从我身边将妳夺走。


Xx


城之内的占有欲很强,强到连自己都有点畏惧的那种。

自从和我行我素的外科医生交往后,总是隐藏起自己所有思绪的保护壳被打破,不是有句话是「坦白会让人际关系更进一步」来着?

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在恋人白皙的颈部留下许多红痕,每绽放一朵血花,城之内心中无处安放的醋意就减少一分。

她的恋人啊,虽然不在意医院里的流言蜚语和八卦、也不在意他人是如何看待自己。但城之内知道,在医院当中大门未知子我行我素的模样可是很受人崇拜和喜爱的。


「喂,鬼门,你被蚊子咬吗?」加地秀树在洗手台前忽然凑近大门未知子询问,「还不止一包欸,妳还好吗?」

大门难得没有驳回任何一句,只是丢下「手术要开始了。」便快步走进手术室中。

城之内博美坐在属于麻醉医生的位子上,口罩下是任何人都可以察觉的好心情,「心跳65、心跳规律。」

「手术开始。」

这场手术比以往大门做的任何手术速度都要快上许多,连加地都有些吃不消。



「大门さん。」城之内纤细的手指轻轻沿着外科医生的脸颊拂过,「护理师都在说,帮大门さん擦汗时颈部的吻痕让她们有些不知所措呢。」

「有什么办法⋯⋯」恋人红透的脸庞与平时孤傲的模样不同,带着几分难为情和期待,手紧抓着城之内摸着自己脸庞的手小声说着,「是城之内せんせー硬要留的吧。」

「嗯──みちこ是个坏孩子呀。」温文乖巧的天使偶尔也会拥有恶魔狡猾的一面。

「ひろみ喜欢就好。」大门抓住恋人四处游走的手,将她拉进怀中,闷闷地说着。


哎呀哎呀、因为喜欢而将妳纳入我的所有物,并不过分吧。

谁说天使就不会露出魅惑人心的笑容呢?


---------------------


獲物は君だよ♪ = 妳就是我的猎物哦♪

评论(5)
热度(67)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 AmamiyaKiw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