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妳,只因為妳是妳。」

2/1、7/12、7/17、
以及我所不知道的…妳的生日。

《异性交流会》

前言:

文章里有《非自然死亡》(法医女王/UNNATURAL)的捏他。

单纯一篇法医x麻醉医生x外科医生的脑洞。

不喜勿点谢谢 (双手合十)

表面上是《派遣女医》x《非自然死亡》的文章,实则只是一篇城门文

因为有提及到《非自然死亡》所以还是打上tag,占tag抱歉了。


------以下正文------


「职场只有遗体,完全没有邂逅。」这是目前东海林夕子人生当中最头疼的问题,对于中岛糸的恶言相向或是久部六郎偶尔的冒失,这些对于东海而言皆为小事。

重点是,从进入UDI开始后便成为挚友的三澄美琴都有过个前男友,这让东海心中的疙瘩更加难以抹去。

她并不讨厌工作环境,对于七K也是笑笑带过,在大学时期选择法医这条路时,东海早就明白法医者们的工作:是为了未来。但是、没有另一伴这件事情真的会令她很焦躁不安,最主要还是因为家中的压力。

父母体谅她的工作,并不代表他们对于女儿的终身大事也能体谅。

在东海林夕子多次纠缠,不,邀约之下,三澄美琴终于答应这次的「异性交流会」。


Xx


「城之内医生真的看不出来是离过婚的人呢。」新来的小护士被包围在八卦的护士群中有点不知所措,她对于医院里这条众所皆知的八卦感到意外,根本看不出来啊......她上次还看到单亲爸爸用力握着城之内医生的手向她拼命鞠躬道谢的画面。

「但是那台手术明明是大门医生开刀的啊?」小护士不解地喃喃自语被前辈们听见,其他护士露出『妳还待得不够久』的表情,拍了拍小护士的肩膀,又开始手尚未完成的工作。

方才那群女人聚在一起八卦的速度有多快,现在切换到认真工作的表情就有多快。小护士不明所以的跟上前辈的脚步,没注意到其他人迅速散开是因为转角处有位踏着高跟鞋的恶魔即将抵达。


「城之内医生,我拜托妳,妳就去嘛!」此刻的城之内博美很无奈,通常她下班时会直接回家或单独前往名医介绍所,今天却因为隔天手术需要讨论,不得不来到外科医生办公室,还没转动门把就被冲出来的加地秀树和原守给困住。

城之内坐在办公室的黑色沙发上,被两个,不,三个人团团包围。

「城之内医生,这是我一生的请求哦?一生一次的请求哦!」讲太重了吧......城之内在心里吐槽加地,不过是一场联谊,需要这么隆重吗?连一生的请求都出现了。

她稍微瞥了一眼坐在位子上玩着智力环的人,对方倒是看起来一点也不着急自顾自地想解开手上的脑力激荡。


会期待她的有所作为,自己也是太瞧得起自己了。

转念一想,这又或许是个机会,城之内博美内心的小天使悄悄露出狡诘的笑容,那就不要怪自己不客气啰。


城之内举起双手投降,「至少和我说时间以及地点吧。」女人故作苦恼的答应了男士们的请求。

「NICE!城之内医生果然靠谱!」原守开心地和森本光击掌。

「不过,」女人才刚开口,马上换来三位男士热心、关切、担忧的综合表情,「外科不是也有一位女性吗?需要找人找到麻醉科吗?」

加地秀树一脸嫌弃以及不可置信地反问:「城之内医生怎么会觉得鬼门会参加这种活动呢?」


「致しますよ。」(我做哦。)


众人一致性地回头,这个机率也是许久不见呢......城之内看着男士们迅速包围坐在位子上的人,「大门医生,妳說什么?」、「喂。鬼门,妳认真的吗?」、「真的吗、大门医生这不算妳的工作范围吧?」

「致します。」大门未知子将智力环丢在桌上,瞪大眼睛看着加地秀树,吓得加地不禁倒退几步,「我想去吃一万元牛肉。」

「居然是为了吃!」、「对联谊这个词有点尊重好嘛!喂!」、「不愧是大门医生......」大门未知子再次成功在五点下班前搞得外科办公室天翻地覆。


Xx


「结果女性来的意外比较多呢、」坐在自己对面女人用温柔的笑容说着此刻有些尴尬的局面,三澄美琴礼貌性地点头附和。提议要来的外科医生们早就不知道跑去哪里,无所事事的城之内博美只好挑了一个座位先随意坐下,才发现原来这个小角落已经有另外一人占据,对方也没有赶走自己反而邀请城之内坐下一同享用餐点。


今天餐厅二楼被豪爽的包下,专门举办一场属于医生们的联谊,先不说东海夕林子怎么知道这种活动的,但是她们两个人的工作范围也不算「医生」吧?!在场的都是医治活人的啊......在高级场合一样喝着生啤酒的三澄美琴不知道是醉了还是被冲击到,开启了吐槽模式。


「幸会,我是城之内博美。」她温柔地朝自己伸出手,三澄美琴回握住对方有些偏凉的白皙掌心。

「三澄美琴。」三澄以为就此两个人会沉默直到联谊结束,意外地城之内是健谈的类型。

伴随着麻醉医生的惊呼,褐色双眼眨呀眨,「原来三澄さん和东海さん都是法医吗?」

「七K的职业一点都比不过派遣医生啦,」三澄又切了一口牛排苦笑着说:「一般会选择医生的职业就不会想来当法医吧。」这句话说出口又有多少辛酸和无奈也只有UDI的大家会明白吧,「危险、肮脏、辛苦、制度严格、没有休假、化不了妆、结婚不成。」三澄细数着被戏称的七K*,与对坐的眼眸接触时,差点沉溺于她的温柔之中。

「很敬佩哦。」麻醉医生如此说着,她拿起香槟杯轻抿一口,「无论是哪一种职业都是很重要的。」微微的下垂眼中是藏不尽属于她特有的温柔,「相信三澄さん方才提到UDI的大家都是无法替代的伙伴吧。」

为什么在讲到「伙伴」一词时,会显露出孤单的情绪呢?让三澄想起UDI之中另外一位法医解剖师,那种神情是忽然被抛下的人才会出现的悲伤。


提起脑海中的回忆有多么美好时,讲述的表情就有多么的孤单。


「啊、美琴!终于找到妳了!」东海夕林子踩着她一点也不习惯的高跟鞋朝角落的两人前进,闻声三澄转过脸看向同伴,东海身旁是一名短发、同样踩着高跟鞋和她身高相仿的人。 *

东海先是朝不认识的城之内点头示意,接着拉起三澄的手兴奋地说着:那边有几位外科医生对于法医很感兴趣哦,美琴一起去吧!我们是唯二的法医人员呢。

忽然被拉走的三澄美琴还来不及回应城之内博美,只见对方挥了挥手,吵杂的环境里勉强能看懂嘴型说着下次见。


「城之内せんせー不去和其他人交流吗?」我行我素地坐上城之内博美旁边的空位,一般而言不是会坐在对面吗?

外科医生切着牛排笑着问:「这可是再找一个新好男人的机会呦。」


超级讽刺的语气呀......城之内博美看似不在意的起身,「是呢,那我也该好好把握这次机会了。」正准备站起来的麻醉医生却被一把压回到椅子上,「大门さん妳!」

「张口。」被切好合适入口大小的牛肉被送到嘴边,大门未知子眼底是不被允许拒绝的认真。

城之内听话的将牛肉咬下,高级牛肉恰到好处的七分熟,酱汁伴随牛肉本身的汤汁是完美比例,第二次享用到还是会被厨师的手艺给惊艳住。

「『喝酒前记得吃点东西垫垫肚子。』这句话我原封不动还给城之内せんせー。」明明整晚不见的人为什么会知道自己没吃任何一道餐点的事?

大门未知子收回叉子,又刺了一块牛肉递到城之内嘴边,挑起的眉毛明显说着:还需要我开口吗?

一来一往间,分量不多的牛肉在不知不觉间食用完毕,好不容易有机会说话的城之内正想开口时,外科医生的动作却将她吓住。


大门拿过一张纸巾,轻轻地擦拭自己的嘴角。


两人间的距离忽然近的可以。

近到麻醉医生能听见不属于自己却一样鼓噪的心跳声。


「城之内せんせー和法医聊得很开心嘛。」

「大门さん才是,能吃到一万元的牛肉很开心吧。」

两人先是互相对视,相识一笑。

「回家吧。」外科医生先站起身子,朝一旁的人伸出手。

「不让我找新好男人了吗?」麻醉医生嘴上说着,却是搭上对方的手。


月色下是大门未知子一如既往的自信笑容,「ひろみ有我就够了。」

隐藏在字里行间的爱意,她们能知晓足以。


-----------------------------


※注1:

七K:都是日文k音开头。

1. 危险(危険)

2. 脏(污い)

3. 苦(きつい)

4. 规章制度严格(规则が厳しい)

5. 没有假期(休暇がとれない)

6. 化不了妆(化妆がのらない)

7. 结不成婚(结婚できない)


※注2: 

市川実日子(东海夕林子) 身高:169公分。

米仓凉子(大门未知子) 身高:168公分。


---------------


后记:

UNNATURAL也是我很喜欢的一部日剧啊(哭泣) 每看一次就哭一次的QQ

本来想写大门只顾着和三澄不断吃吃吃,然后眼睁睁看着城之内差点被其他人拐走的欢乐向剧情,结果欢乐不起来啊wwwwww(我不会写欢乐向ry)

我就是想看城之内遇上三澄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啊

结果差点变成城之内x三澄(

好想看第七季啊呜呜呜(掩面),十月初开始工作了,才会消失这么久(?)

未来应该也是断断续续的更文

目前的计画还是会想印成册啦,把之前的文章写得更完整一点w

但有没有时间+会不会成真就不知道了wwwww

评论(1)
热度(43)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 AmamiyaKiw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