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妳,只因為妳是妳。」

2/1、7/12、7/17、
以及我所不知道的…妳的生日。

《この夢が覚める前に》上

前言:

结果我还是下手了(脑袋准备当机)

自我流设定的ABO世界观,信息素的设定很戳我,而诞生自我满足的文章。

希望三篇内可以完结ryyyy


---------以下正文---------


2021年日本的白色巨塔已经彻底毁灭,即便到了现代,为Omega诉求公平的人们走上街头,社会也渐渐对于Omega有所改观,但肉弱强食的世界观早已烙印于人们脑中,根深蒂固的威权体制掌控着医疗界,唯有优秀Alpha及平庸Beta才能成为医疗人员,医疗界的体制彻底崩塌。

病患至上、医疗患者,已经成为理想;唯有权利金钱、地位称号才是现在医疗界重视的。

在这样天生不公的体制下却出现一位不合群、讨厌权威、更讨厌束缚。专业医师执照及扎实养成的医术,是她唯一的武器,孤傲个性和锐利眼神无视医疗界肉弱强食,踏着属于她自己的步伐一步步走在她所坚信的道路上。


外科医师,大门未知子,别名又为Doctor X。



「206病房的病患发情了!Beta的护士快来支援!」

现代医疗科技的进步及人们思想上的成熟,从性别分化的那刻起,学校教育早已经教导过关于性别平等的议题,Omega群体也能从市面上购买到安全的抑制剂,但偶尔还是会出现抑制剂成瘾或抗药性的案例需要治疗,或重大手术前无法使用抑制剂、心情紧张而提前发情期的情况产生。

女人踏着高跟鞋循着信息素的味道前进,每向前迈进一步,她脸上的表情就更加严峻些,当她终于来到206房时,眼前的景象还是让她有些不忍,但她没有表现出来,而是走过因强烈信息素而兴奋被压制的Alpha医师,她走到病患身旁下达指示。

「将病患移至Omega专属楼层,在点滴中加入20毫升的抑制剂。」她熟练的指挥群众该做好的事情,接着走到那名Alpha医生面前,毫不犹豫地给对方一巴掌。 「清醒一点了吗?」

川谷医生稍微回过神,呆愣地看着眼前的女人,喃喃自语地说着对不起。

「你应该去和日下先生说。」日下先生──方才那名Omega──并不是川谷医生的病患,而是他病患的隔壁床,可能是忽然到访的Alpha信息素过于强烈加上刚结束手术的紧张感,而忽然进入伪发情期,意外的插曲让川谷也全乱了套。

幸好医院对于这种状况也不是第一次面对,只要是Alpha医师的病房巡视,身旁一定会跟着二到三名的Beta医师以防失控的情形发生。

「大门さん谢谢妳。」对方狼狈地向大门未知子道谢,「等日下先生确定出院时,我会再次向他道歉的。」

女人又再次踏着红色高跟鞋离开病房,留下负责安抚病患的护士和自己闯祸该道歉的医生们。


她快步走到无人会经过的逃生阶梯,往更高楼层爬上去,气喘吁吁地椅靠着墙壁,手颤抖着从白袍中拿出药盒,试图从里头拿出红色药丸,身体却怎么样也不听使唤,药盒子被翻倒红色的圆形小药丸散落遍地,女人无力地滑坐在地,捡起一颗药丸后迅速塞进嘴里。

她仰起头无神地望着天花板,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雪松味,又以干燥木质檀香味比例更加稍重一些,是信息素的味道。

红色药丸散落的地面就如同女人此刻的心情一般,无力又无奈,她既不想拾起那些药丸又不得不这么做。


她讨厌权威,也讨厌束缚,更讨厌自己。身为Omega的自己。


Omega隐藏身分,如履薄冰地在白色巨塔下生存,唯一能信赖的是她的专业医师执照和扎实养成的医术,其它什么都不能相信。

「未知子,」她还记得当初性别分化的那天,师傅神原晶神色凝重地和自己说着:「谁都不要相信。」

如果妳坚决想成为外科医生,那在选择踏入医疗界的那一刻,妳就只能把自己当最优秀的Alpha。身为Beta的师傅即便拥有再精湛的医术还是被妒忌他的Alpha诬陷进而吊销执照,这个世界就是不公平,但又无可奈何。

人们口中平等的那天,在有性别划分的这个世界从不会到来。

再过一阵子就好,空气中信息素的味道已经消散一些,等到完全消散后,大门未知子就能再整顿好自己,回到那名有着精湛医术且孤傲的大门未知子,性别X,又被称为Doctor X的自己。


Xx


那是一场意外。

不巧被她最不想知道的人发现自己是Omega的事实,而现实总是残酷的,大门未知子认为无人且安全的顶楼空间却有另外一人的身影闯入。

身穿紫色手术服的女人闯入大门未知子的视野,占据了她部份思绪,蒙蔽她的双眼,使她卸下心防。

以往总是能很自在的跟着对方一起相互打闹,也可以是手术室里彼此信赖的伙伴,却在被撞见自己服用抑制剂的那个瞬间崩塌。

「大门さん、」麻醉医生错愕地看着因惊吓而散落一地的口服抑制剂,大门看着对方原本想说些什么的,而她却选择一言不语地弯下腰替自己捡起红色药丸。

「城之内せんせい......」在她的印象中,这位待人处事极其温柔却偶尔毒舌的麻醉医生是位Beta,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大门接过对方贴心放在栏杆上的托盘、和自己术后总要饮用的果糖浆放在一起后,倒退几步稍微拉开她们间的距离。

城之内对此举也没有感到不适,她也倒退几步反身倚靠在栏杆旁,「夕阳很美呢。」对于空气中弥漫的雪松味,城之内没有多大起伏,平淡地说着:今天的手术也是辛苦了。

似乎跟上天台只是为了说这句话。原本都会在手术结束时叫住大门的城之内,今日却在抬头习惯性看向对方时,发现对方的消失。讲完例行性的话后,徒留大门未知子一人面对火烧似的天空。

西方的云彩被阳光照得火红;东边却是一片乌云飘近,遮掩月牙也遮盖了什么。

对于医院里的流言蜚语毫不在意的大门未知子,第一次主动想打听关于自己的消息。

意外地什么也打听不到,只得到自己过于随兴,总是手术中才变更手术方法以及不让护理师休息的各种抱怨。

城之内博美居然替自己保守秘密,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医院的环境是很现实的,每天都要经历她人的生老病死,尤其外科医生要承担的风险还要更高。手中的手术刀是一把利器,能根除病灶也能杀死生命。

高压的环境让Omega的大门更加仰赖抑制剂的存在,她知道自己多少已经成瘾,却总是执意孤行地加重剂量。神原晶也曾想过帮大门找一位Alpha来暂时标记她,让她不要总是用药物伤害自己的身体,但真要这么做的话,大门之前做的所有努力将被自己否定掉,他一方面不忍心徒弟的身体,也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现实世道总和期望有所落差,这就是人生,选择沉沦于此或是反抗。世界用性别划分擅自分配好每一个人种的人生时,被规划最底层的Omega注定走的崎岖歪斜。

大门未知子的选择很清楚。

清楚的令人心疼。


不成文的约定是专属于彼此的默契。


自从那次的唐突后,两人像是约好了,却又没有特别约定过,总是待在天台等着另外一人,有时是手术前、手术后,也有单纯想逃离高压环境时。

城之内从不追问大门性别身分的问题,带着适当又有些疏远的距离陪同在大门身边。

天台上两人的谈笑轻易飘散在风中,有时是随意的闲聊散落在喧嚣的城市间,彼此对于各自追求的目标粉碎在喊着平等却明显不公平的体制里。

任谁都会想逃离这过于狭隘的世界。

适当──不远不近的五步之遥──成为两人都能在高压环境中工作时放松的契机。

「今天一样辛苦了呢,」城之内温柔的嗓音开启今日的话题,「但是还是请大门さん不要肆意更变术式。」

「那是因为一开始海老名的方法就是错的。」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大门从最初的术前会议就一直在强调的事情还是被否决,最后还是要靠自己救场的话,从一开始就该听从自己的建议让她来执刀才对呀,大门没好气地回应着,搭配红色药丸饮下最后残留的果糖浆。


褐色双眸忽然显得有些狂乱。瞳孔不断放大又缩小着。

空气中瞬间被雪松味堆满,再空旷的场地也无法使其信息素的味道飘散。

城之内悄悄地拉开两人的距离,大门也意识到了不对劲,吃下抑制剂的自己反而让信息素更加强烈了?她回过头看向城之内,恐惧在她的心里扩散开来。

Beta也是有发情的可能性。

城之内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像是在隐忍,冷汗从她的颈间滑落,麻醉医生紧抓住自己的手臂,有些慌乱地说着,「我、先告辞了。」说完,逃离了天台。

逃离了两人本可以暂时逃避现实的乌托邦。

女人迅速钻进距离最近的厕所,用力推开隔间,没有余裕可以去反锁隔间门便索性用身体阻挡,她从白袍内衬口袋掏出一根注射器,拉起袖子朝自己手臂扎下,推着芯杆看着透明色的液体缓缓减少,城之内的颤抖才稍微停缓一些。

厕所间内弥漫着混和一丝花香和海洋气息的信息素,随着隔间内的人注射完毕后,才稍微减缓些。


总是温柔对待所有人的城之内博美,总被误认为Beta或已经被标记过的Omega,实际上,她是一名Alpha。

货真价实的Alpha。

有过一段婚姻的城之内博美总会被误认为是被标记的那一名,实际上她和岸田卓也从未有过标记行为,不过是利益刚好一致的Alpha和Beta关系而被绑桩的商业联姻。


她厌恶体制,也厌恶屈服但又不得不低头的世间,更厌恶着自己。身为Alpha的自己。


城之内在无数个日子里独自忍过易感期带来的痛苦,烦躁、不安、拼命忍住想去侵犯Omega的痛苦。她的信息素总会被误认成平庸的Beta或是软弱的Omega,在Alpha当中绝对不是特别强烈的存在,在Alpha群体间也被当作异类。

她永远记得十八岁那年,性别分化确定的那一刻时,自己想掐死自己的冲动。

一直认为会遗传母亲的Beta血统,却在那一瞬间崩塌。

虽说双亲以往的教育早已是将城之内博美当作Alpha在养育自己,但至此之后,她只能过着比以往更加严苛的、属于Alpha的生活。

被迫的婚姻生活展开后,她也有些庆幸岸田愿意配合自己,城之内表现得像温顺的Omega待在岸田卓也身旁,无须忍受其他Omega想要倒贴Alpha而故意散发的信息素气味,却在每一次有这样场合出现时,不得不躲回自己房间忍受每一个痛苦而漫长的时间。


城之内一直认为大门未知子是Alpha而安心,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


在那次意外过后,她便开始有意无意地躲着大门未知子,她不想破坏自己在对方里的印象,却又忍不住被她吸引,这就是所谓的飞蛾扑火吧。城之内自嘲地想着。

待在大门身旁总会异常的安心,虽说Alpha本身控制信息素的能力就有着十足的把握,但总是让自己远离Omega的城之内在那次是第一次接触到Omega的信息素。

着迷、疯狂、想占有。这样的想法不断啃食城之内,最终她将会被自己的欲望吞噬殆尽。


她不想成为那种禽兽。

她不想成为会让大门未知子恐惧的对象。


------------------


碎碎念:

里面的日下和川谷是捏造的人物 希望我不会被第七季打脸

对了,这个世界观中,城之内舞是不存在的。

还不存在(?)到时候再看吧,各位晚安了zzz

大概率不会开车,而且我不太喜欢FT,所以才说是自我流ABO世界观。

评论(11)
热度(85)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 AmamiyaKiw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