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妳,只因為妳是妳。」

2/1、7/12、7/17、
以及我所不知道的…妳的生日。

《この夢が覚める前に》中上

前言:

一样是自我流设定的ABO世界观

结果还是被中篇还是被我分成上下了可恶 

之后看会不会写到其他人的设定 (目前大概有个雏型而已w)

有的话之后再写的详细一点w


------以下正文------


百合花香与海洋气息,两者皆是令人安心且温和的信息素。

与一般认定的Alpha明显而刚烈的信息素不同,城之内博美的信息素如同她的人一样,温柔且安稳。

知道她是Alpha的,都耻笑她是Alpha群体中的耻辱;不知道她性别的,总会将她认定成Beta或被标记过的Omega。

那些擅自判断城之内博美是个温驯而平易亲人的,总忘了,美丽象征纯洁的百合花也是带刺的。

城之内父亲是名严格的Alpha,但又与一般Alpha被认知的强势稍有不同,在他对女儿严厉的过程中也能让女儿感受到自己慈祥的那一面;母亲则是很标准被大众所认真的Beta性格,若真要说的话,城之内博美会认为母亲的性格更偏向Omega一些,软弱中却又有着自己的坚持。

在双亲开明的教育下,一方面学习Alpha的强势,有着Beta的普通,更怀有Omega的温柔。从小便被称赞是个聪明乖巧的城之内博美,从小便认为自己会遗传到母亲,性别分化那天却宣判着自己一生都不能逃离的噩梦。

她讨厌当Alpha。她厌恶Alpha群体的存在。如同城之内博美厌恶这个有性别之分而诞生阶级体制的世界。

亲眼见过Alpha群体是如何站在高处藐视他人,也听过Omega撕心裂肺的求饶声。

明明属于Alpha却从未有过归属感。

城之内博美痛恨着自己,痛恨自己好不容易找到能照亮阴暗人生的一丝光芒时,却想侵占对方的自己。


这该死的Alpha天性。


是不是在见识过自由火焰的那刻起,自我封闭的灵魂就再也回不去冰冷的牢笼?人类的基因中应该都有被刻上「做死」的定序吧,越是无法触碰、禁止的规范,就越想破坏及试探。


大门未知子对于城之内博美便是这样的存在。


越是不想去在意、想将她忽视,就越能从人群中轻易认出她的身影,虽然说大门自己也没再隐藏行踪便是。

一个Omega到底付出多少才会将自己伪装成刚烈的Alpha也要踏上白色巨塔的道路?

自从那次知晓对方信息素的气味后,城之内博美像是上瘾般,总是想渴求更多,想咬破大门腺体的欲望、想将大门强压在身下,看她求饶的模样、想在大门未知子身上留下属于自己的咬痕。

属于城之内博美的气味。

想让大门未知子只属于自己一人……不断啃食侵入城之内的脑海。

再过不久,城之内博美知道自己一定会崩溃。


她必须在摧毁大门未知子前离开她。

她不想亲手扼杀曾照亮自己的光芒。


Xx


城之内博美最近有些奇怪。

就连大门未知子这种不擅长读取空气或感知他人情绪的,也能明显感受到对方的行为古怪。挚友……她们这样不上不下的关系,连朋友也不算吧?不会在意人际关系的大门未知子第一次开始思考起,城之内博美在自己心中的地位。和神原晶的地位不同,城之内是第一个大门主动卸下心防的人,从第一次手术的荒唐经历开始,两人间的默契和信赖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手术过程中慢慢建立起来的,在这荒唐追求利益的白色巨塔中,居然也能诞生出这种单纯的信赖关系。

想想都觉得讽刺。

因为两者是不会有利益冲突的群体吗。 Beta和Omega两种族群都是被Alpha掌控、被归类为中产及低下的群体,才会有所共鸣?城之内博美和大门未知子的性别一样,在东帝大学附属医院是未解的谜团,身处端看身分性别的医疗界却出现两位这样特别的存在;同时又仰赖大门未知子的技术而无可奈何,在真正的利益面前,身分性别什么的也不是特别重要了。精湛的技术能为医生带来病患,而源源不绝的病患才能替医院赚进大把的钞票,管他是派遣医生或是驻院医生,又有谁在乎性别身分问题呢,只要成为派遣医生的一天就绝对无威胁驻院医生升迁的机会,能替医院有收入就是好医师、有价值的医师。


极其讥嘲也极真实。


对于城之内博美的古怪行为已经到无法不在意的地步了。

倘若是平常还可以,但今天城之内是在手术结束后忽然倒下,众人还没将患者推出手术房就又推来一个担架,将城之内博美送进病房。

大门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着女人的睡颜,一向温和的容貌此刻却眉头紧皱十分痛苦的模样,她听着心跳监护仪发出平稳而正常的机械音,手中的夹板上是城之内博美的资料。

她拼命思考着、思考城之内接近自己目的为何,却又毫无头绪。她们不算深交,连朋友也称不上,城之内博美不过是医院里唯一能跟上大门未知子跳跃性手术手法及思维的人,这种的不上不下的关系真的能称之为朋友或是伙伴吗?

商业性质的伙伴似乎更好定义两人的情谊。心中泛起的声音质问自己是想将城之内定义为商业伙伴吗?

她的头忽然感到很剧烈的疼痛,不擅长思考手术以外的事情,更不擅长去探索人际关系的大门,现在已经快被病床上的人搞疯了。


为什么城之内博美要隐瞒自己是Alpha的事实?


病床上的人似乎有转醒的迹象,当大门回到VIP专属的单人病房时,恰好与城之内疑惑的褐色双眸对视上,她一脸不明白为何自己会躺在病床上,又像是意识到问题后出声阻止大门的靠近。

大门压下内心的异样感走近病床,「过于疲劳加上易发期间,」从进门对视上后不断闪躲视线的大门主动望向对方,「这样不行呢,城之内せんせい,检测出来妳已经药物上瘾了。」明明到处都是想搭上她的Beta或Omega却把自己搞成抑制剂成瘾,这也是大门第一次看到这样的Alpha。

用抑制剂来控制自己的Alpha,通常这样的角色担当不该是Omega才对吗?

「我知道了。大门さん可以离开了。」女人的语气冷淡的可以,远比第一次相见时还要冷漠。

大门蹙起眉头,「不要觉得Alpha身体强韧就可以这样胡乱!」

她从她的眼中看见错愕、惊讶、愤怒以及满满的自我厌恶。空气中瞬间被信息素填满,浓郁百合花香和汹涌浪涛的感觉袭击着大门,侵蚀着大门体内最原始的基因定序。城之内从床上半坐起身子,迅速伸手拉住对方的领口拽过大门,下一个瞬间,大门未知子已经被她压在病床上。


城之内博美的信息素近到大门还闻到一丝难以察觉的威士忌的强烈酒香,这让她分神的想着:这才是一般被认知的Alpha信息素味道吧。


城之内压在大门肩上的双手拼命颤抖着,泪水从她的眼中滴落,落在身下人儿的脸上,褐色双眸中是欲望和理智的拉扯,指尖用力抓着大门的双肩已经到了泛白的地步,紧咬的嘴唇张开而凑进大门闪躲正好露出的侧颈────「滚。」城之内在呼吸吐息在大门肌肤上,闻到跟着一起扩散在房间的雪松味时,她回过神踉跄站起身拼命退后正好撞上窗户,冰凉的玻璃贴面让城之内稍稍冷静一些,她沉重说着违背内心的话:「离我远一些,越远越好,快走!」

要说VIP房间有什么特别之处,空调是独立运转可以彻底防止信息素飘散到走廊上,要进入VIP病房前需要许可证才可以通行,以免产生因信息素而失控误闯的人员进入。而病房本身也被分成两个区域,病床及会客室,接近病床也有一道门锁保护病患。

「妳可以待在会客室直到稍微冷静一些。」被推出病床区的大门,只能透过门上的窗户看着城之内一人躯起身子在床上隐忍的模样。大门有些虚脱地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上,内心劫后余生的疲惫感远底连续四台手术后的还要难以形容。

在被城之内压在身下,以为自己会被标记的那一瞬间,内心涌上的情绪是来自于Omega基因中最深处的恐惧及期待。

阻挡在彼此之间──本是用来保护病患的阻隔──不只是两种信息素分开,更是两个人的关系止步于此的象征。


原本一成不变,不冷不热的关系改变了。

想要单纯陪伴在对方身旁的愿望,现在已经无法办到了。


为什么会感到寂寞呢。明明过往人生也是如此闪躲而苟延残喘活着的我们,为什么要感觉到寂寞呢?

评论(7)
热度(66)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 AmamiyaKiw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