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妳,只因為妳是妳。」

2/1、7/12、7/17、
以及我所不知道的…妳的生日。

《迂回》

前言:简单的小短打。


------------------------------


城之内博美从未想过自己有会被女性表白的一天,至少出社会后她便没遇到过。许是工作环境男性居多,又或许是男性医生对于温柔的护士小姐们莫名的憧憬,目光自然不会放到同期、性格上较为强势以及毒舌的麻醉医生身上。

她不曾想过会被大门未知子告白。

至少不是在现实中,不是在自己已经打算放弃一切希望的时候。


我在做梦吧?当大门未知子趴在自己身旁,单人病床上硬生生挤着两个人时,城之内博美分神的想着而那瞬间忘记自己的病情、忘记自己有个女儿。只觉得自己陷入幻想的漩涡,此刻她们不是主治医生与患者的关系,而是两位少女在懵懂的年纪牵起彼此的双手,无须去在意这段感情何时开始变质,也无须在意他人眼光。

何谓变质又何谓本质?感情本就在潜移默化间不断摸索,是彼此之间相互扶持又互相试探而产生的,无论对方性别,但女孩子之间那份情感似乎更难去揣测、定义。

「城之内せんせい?」得不到对方回应,正以为自己被拒绝的大门侧过脸,却只见城之内双手捂着的模样,强忍的啜泣声从她的指缝中流出。

自己说错话了吗?大门有些慌张,在面对城之内博美,大门未知子从不能冷静判断事物。

「大门さん、好狡猾……」总是在我快要放弃的时候又给我希望的光芒。

如同夜空中指点旅人的北极星,明明只有中等亮度却能为旅人指引方向;明明她总是对旁人视若无睹,却总能精准猜中自己的小心思。这点对于大门未知子亦然。


对于外人而言的乖张叛逆,却是彼此眼中最耀眼的存在。

在彼此面前去除掉所有伪装,只有恋爱时的卑微谨慎的模样,小心翼翼的试探包裹胆怯。

一方试探一方退却,不断追逐彼此的背影────


「城之内医师?妳在想什么呢?」助理护士对于会在术前会议发楞的城之内博美似乎有些意外。

麻醉医生回过神,摇摇头,望向会议室最前方正在挑战医疗界权威体制的人,他正气凛然的背影让她想起某位拥有锐利眼神的外科医生。

「我指定的麻醉医生是城之内医师。」当对方这样说时,城之内博美不得不站起身向会议室里的人们致意。


只是现在,这会议室里不再会有狂傲的高跟鞋踩过的声音,也不再有白袍下遮掩花礼里胡哨的短裙。

她的世界不再有过狂傲而自由的风吹过,任谁也无法带起城之内博美心中的涟漪。


「爱过了。」她曾给出这样的回答。

「我走了。」她这样回应。

评论(1)
热度(43)

© AmamiyaKiw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