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妳,只因為妳是妳。」

2/1、7/12、7/17、
以及我所不知道的…妳的生日。

城门同人本印量调查

生日我最大,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连结请走:htt请ps删://forms字.gle/Jbwk填37fMHCvyAgwY写7

【发布时间】

2022年的某月某日ry  时间成熟时会再发做新的印量调查!

※此印量调查将会进行到2021年12月31日(暂定)。


⚠ 有问题可私信、投匿名箱或下方留言区发问,谢谢大家。

占Tag抱歉

转文感谢

有兴趣的人欢迎帮忙填表单


《迂回》

前言:简单的小短打。


------------------------------


城之内博美从未想过自己有会被女性表白的一天,至少出社会后她便没遇到过。许是工作环境男性居多,又或许是男性医生对于温柔的护士小姐们莫名的憧憬,目光自然不会放到同期、性格上较为强势以及毒舌的麻醉医生身上。

她不曾想过会被大门未知子告白。

至少不是在现实中,不是在自己已经打算放弃一切希望的时候。


我在做梦吧?当大门未知子趴在自己身旁,单人病床上硬生生挤着两个人时,城之内博美分神的想着而那瞬间忘记自己的病情、忘记自己有个女儿。只觉得自己陷入幻想的漩涡,此刻她们不是主治医生与患者的关系,而是两位少女...

《この夢が覚める前に》中下

前言:

我真的尽力了、我已经丧失狂飙的能力了∠( ᐛ 」∠)_

也快要丧失写文的能力了呢_(:△」∠)_


----------以下正文----------



人类不是单纯可以用逻辑思维可以办断的生物,如同Alpha和Omega之间的纠葛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轻松带过,怀有七情六欲的人类参杂各样思绪,被禁囚在这疯癫囹圄狼狈不堪活着、早已被性别身分注定好一生的我们,从不会有自由平等的那天来到。

如果是一副空壳,只剩下呼吸不需要思考更没有情感,这样,从梦中醒来迎接清晨时,会不会更轻松一些?

从睡梦中苏醒的我,连妳在哪里的身影也找不着。

早已厌倦自己的躲藏一生,此刻却...

《Happy Halloween》

前言:

上班(偷懒)中的摸鱼产物────

大概今晚可以更新ABO吧(吧!!!!)


------------------------------


西洋鬼节的气氛渲染东京街道,也感染了名医介绍所。木拉门上除了原有的介绍所牌子还添增了新的南瓜贴纸,介绍所更是被神原布置的更有万圣节的气息。

今夜名医介绍所内大厅电灯闪烁,诡谲阴暗弥漫在大厅────啪,熟悉的麻将出牌声在麻将桌响起。

「哦呀呀、未知子Happy Halloween!」神原神秘兮兮而满足的笑容,向对面的大门说着,一面推倒自己的牌:「胡啦──!」

「欸─?万圣节不就该让让我嘛!」因输牌而嘟起的嘴唇被掩藏在口罩之下,但女人...

《この夢が覚める前に》中上

前言:

一样是自我流设定的ABO世界观

结果还是被中篇还是被我分成上下了可恶 

之后看会不会写到其他人的设定 (目前大概有个雏型而已w)

有的话之后再写的详细一点w


------以下正文------


百合花香与海洋气息,两者皆是令人安心且温和的信息素。

与一般认定的Alpha明显而刚烈的信息素不同,城之内博美的信息素如同她的人一样,温柔且安稳。

知道她是Alpha的,都耻笑她是Alpha群体中的耻辱;不知道她性别的,总会将她认定成Beta或被标记过的Omega。

那些擅自判断城之内博美是个温驯而平易亲人的,总忘了,美丽象征纯洁的百合花也是带刺的。...

《この夢が覚める前に》上

前言:

结果我还是下手了(脑袋准备当机)

自我流设定的ABO世界观,信息素的设定很戳我,而诞生自我满足的文章。

希望三篇内可以完结ryyyy


---------以下正文---------


2021年日本的白色巨塔已经彻底毁灭,即便到了现代,为Omega诉求公平的人们走上街头,社会也渐渐对于Omega有所改观,但肉弱强食的世界观早已烙印于人们脑中,根深蒂固的威权体制掌控着医疗界,唯有优秀Alpha及平庸Beta才能成为医疗人员,医疗界的体制彻底崩塌。

病患至上、医疗患者,已经成为理想;唯有权利金钱、地位称号才是现在医疗界重视的。

在这样天生不公的体制下却出现一位不合群、讨厌...

《獲物は君だよ♪》

前言:

也是之前在LOFTER上问大家想看什么题材的点文系列,这次是「想看城城被大门带坏的心路历程」+「好像很少看到城之内吃醋...?

好久没体验一小时短打了(*゚∀゚*)


---------------------



「VIP病患────」蛭间重胜沙哑的声音说着这次会议当中的重要病患,被迫一同开会的派遣医师也被要求一同出席。

一开始她还很认真的准备听取病患报告,但在派系的争夺下,女人开始稍微分神,原因是她知道某个人一定会在吵杂的群众间出声。

「这个手术我来做!」城之内稍稍侧过脸,不愿意看向会议室前方,她听着那女人踏着高跟鞋的步伐从后端传来,最后停在CT照片墙前,仔细端详、脑海...

《未来今日》

既不是来不及,也不是没能相遇,只是妳要等我下。

我在等的人正优雅地走在前来的路上。


Xx


她的眼中漂流着时光浮云,那一瞬间像是要被卷进去一般的令人沉醉。

两个人相互依偎在双人床上,她的手臂给她枕着,安心的臂湾永远为对方敞开;她轻轻窝在她的怀中,找到最适合的角度,熟悉的动作仿佛一开始就被刻在彼此的基因定序里。

入夜,她们会相互拥抱,偶尔会拥吻、缠绵。

而今夜,有的只是一人疲惫的沉睡,另一人温柔地替爱人盖好棉被,接着张开双手拥她入怀,怀中的人无意识地朝温暖处窝了窝,调整到她们习惯的睡姿。

无论是哪一方牺牲手臂、做好被压到麻痹的准备,另外一人绝对会缩在她的怀中。

就和她们相处...

《城之内医生谈恋爱了?》下 (完结)

29. 意外的求婚


「大门さん只会在特定时候叫我的名字呢。」两人相互倚靠、半躺在双人床上,城之内把玩着大门纤细的手指忽然开口。

大部分时候,大门称呼自己是『城之内せんせー』,有时候是『喂』、『那边的麻醉医生』,但更多时候是两人不需要过多语言或是主词,仅仅一个回头或单靠一个眼神,也能知道对方是在和自己说话。

果然恋人的双眼都是盲目的,盲目到世界聚光灯都是打在对方身上。

「城之内せんせー也不叫我的名字不是吗?」大门偏头回想了下,确实也没有听过恋人叫自己名字。

怀中的人抬起头,用她特有温和的褐色双眸温柔地望向对方,「みちこ。」

被呼唤的人情不自禁地将吻落在城之内眼角,对上她...

《城之内医生谈恋爱了?》中

先行跳过第23题(讨论关于孩子的问题)、第29题(意外的求婚)、以及最后第30题(滚 床 单)

------------以下正文------------


16. 出浴后的怦然心动


突如其来的大雨并没有打乱两人的节奏,本就预计留宿于城之内家的两人却被淋的满身湿。

「拜托大门さん赶快去弄干身体。」麻醉医生半推半哄地将人推进浴室后,转身回到厨房将买好的食材放进冰箱。

不同于澡堂泡澡,一向速战速决的大门沐浴时间也算快,当大门踏出浴室时,城之内才刚坐上沙发准备小憩一会。


「大门さん!妳怎么只围一条浴巾!」不愧是适合穿短裙的人,单围浴巾也能那么好看。不...

1 / 2

© AmamiyaKiwi | Powered by LOFTER